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七


两篇未完结都正好写到谦宜……


二十八

今年的第一场雪下得格外早,能见度逐渐模糊的空气里,一团隐隐约约的羊呢格子漂浮在灰暗的背景上,从撒盐到棉絮的雪慢慢在整齐的发梢凝结,与那非常纯粹的黑色形成强烈的对比。一阵大风吹过,那人缩起了肩膀,脸更深地藏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对似笑非笑的杏眼。他快速拉开公寓的门,瞟了一眼塞满广告的信箱,关门进楼。

几秒后,门又打开了,里面伸出一只白里透红的手,精准地抽出了一堆废纸里的那一个绿色信封,然后缝隙立刻被阖上。

今天实在太冷,冻得他有些比平常幼稚很多的想法——他想把这封妨碍自己插口袋的信撕掉。管它是谁寄的,大冷天的,他宁愿在家里读追忆似水年华也不要出门。

但在扫过信箱的那一刹那,潜意识就告诉他这封信非常重要,而且恐怕,

 

他不想出门都不行了。

 

公寓的名牌上用圆润端正的字体写着“Park”。他掏出自己的钥匙开门,抖了半天没插进去,进门脱衣脱鞋放下信,才发现自己手心竟然有些出汗了。他叹了口气坐下来,用裁纸刀拆开信封,一笔一划地在脑子里描绘那熟悉的字迹。

 

“Hi Jinyoung^^”

 

朴珍荣的眼角,稍稍折了几下。他很快读完了不长的文字,把信纸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然后抵着它淡淡地笑了起来。

 

 

在大陆的另一端,更和煦的天气里,两个长得颇帅的亚裔坐在窗边,面对着街道吃他们的拌饭,对路过的窃窃私语熟视无睹。瘦削些的那个非常自然地舀了一勺汤送到另一个人嘴边,另一个人一口吞下,然后说:


“哥,以前只有我问你才会给我舀汤的,是吧?”


“是吗。”段宜恩语调平平地说道,“再来一口,啊——”

金有谦觉得他大半的饭菜都已经进了自己胃里,刚想拒绝,却正好被堵了一嘴的饭,他嚼了半天,才愤愤地憋出一句:
“你是不是把我当在范哥了!一勺那么多!”

段宜恩咧开嘴,金有谦感觉店外的声音一下子变大了,手一伸盖上了段宜恩的兜帽:“你别笑,外面的人眼睛都看直了。”

“Really?”段宜恩拢了拢兜帽,把剩下三分之一的碗推到金有谦面前:“你吃。”

金有谦眯起眼睛看着他,段宜恩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垂目说道:“今年平安夜,我们七个人一起过吧?”

见他不回答,段宜恩又确认:“圣诞节有假期吧?”

“马克。”金有谦叫完这一声,却迟迟没说话,段宜恩抬起眼睛看他。

“金马克。”

金有谦歪着头,嘴角向下撇,这个表情像林在范亲生的。段宜恩不由得靠近了他,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你想干嘛?”

“过圣诞。”

“你骗人。”

“No no.”

金有谦又盯了一会儿,非常不满地撅起了嘴,但没有继续问下去。段宜恩继续说道:

“Bambam我就不另说了,你们一起过来吧?”

金有谦把筷子往桌上一敲,段宜恩看了一眼:“干嘛?”

“你来得时间还真巧,Bambam正好去欧洲巡演。”

金有谦握住段宜恩的后颈把他拉低:

“你是不是怕他看出来?”

段宜恩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金有谦又说:


“可是我也看得出来。”

 

“我比你想象的要更了解你,Mark。”

 

段宜恩把手放上后颈,把有谦的手拉下来,他们的手被有谦的执拗绑在一起。一会儿,有谦直起了身,爽朗地拍拍段宜恩的肩膀,笑道:“不过哥做什么我都不反对哦!圣诞我们会提前几天回去的。”

 

 

段宜恩走回酒店的路上被搭讪,竟然是他曾经很喜欢的单机游戏的宣传,说采访完会给他限量版的纪念品。段宜恩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原来穿着以前买的LOGO卫衣。

其实他两个月前还打过,但不过是消磨下时间,谈不上有什么乐趣。他刚想说自己已经不喜欢了,又闭上了嘴咬了会儿唇,最后说:“Great!”

 

他尽全力回想着从前的心情,把回答编得长一些,却觉得精力在不断流失,灰暗的颜色逐渐从脑海底部浮上来……突然间,林在范蹦进了他的脑子,扔下手上的东西捡起了手柄,那天在客厅里林在范兴致高涨,打赢的时候圈住他的肩膀使劲乱晃,像在看世界杯,脸红得像个苹果。采访者看着段宜恩揉了揉眉心,再度抬起的脸一点点溢满愉快的流光,立刻给身边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拍特写。段宜恩不知不觉就结束了采访,回过神时手里拎着一个限量版手办,他挑了挑眉毛。

林在范一定很喜欢。

 

可以做圣诞礼物。虽然已经有更加沉甸甸的圣诞礼物,还是分散一些比较好。


-tbc-

二十九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