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4

我来了mmm


5

从山上回来,段宜恩又睡到日上三竿,而林在范习惯性早起,不敢随便进人房间,就去了菜市场。回来的时候段宜恩戴着兜帽打开房门,睡眼朦胧地问:“你怎么不用去上班?”

……都过去四天了你现在才来问我???

“我……呃……休假了。”

段宜恩飘忽地点了点头,幽灵一样晃进了洗手间。

 

对着不按常理出牌的段房客,林在范唯一能预测的就是他每次吃到自己做的菜时立刻亮起来的表情,今天也不例外。段宜恩迷蒙的睡眼在往嘴里放入第一口的时候瞬间清亮,接下来风卷残云一转眼就解决掉大半碗饭,桌上最受欢迎的菜只剩最后一块肉。段宜恩终于抬起脸来,问林在范要不要吃。

“不用了,你吃吧。”

“你今天好像没吃多少东西嘛。”段宜恩说着夹起那块肉,筷子升起来转了个方向,忽然就递到林在范嘴边:“啊——”

林在范自动张嘴一口咬下去,段宜恩的筷子迅速收回,见他咬着那块肉没动静,还拿筷子另一端戳戳他的脸:“嘿,发什么呆?”

林在范这才一激灵,耳尖泛红,囫囵地把那块肉吞下去。

 

那天傍晚两人看了个电影。不是手拖手去电影院的突兀进展,只是段宜恩吃完饭就顺口问了一句:

“你这儿有电影吗?”

段宜恩不说林在范还想不起来,自己以前也曾经是个文青,唱片影碟什么的收过不少。他跑进书房一顿翻,拖出一个大箱子,拍掉上面的灰,里面的碟片竟还状态良好。段宜恩扫了两眼,问他最喜欢哪一部。

林在范想了想,最终挑出一张,封面上的斯嘉丽明艳动人,段宜恩挑起了眉:

“Match Point*?”

林在范有点迟钝地回想起这部电影的剧情,似乎不太适合在爱慕对象面前播放,便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看这个吧。”段宜恩爽快地把碟拿出来放进DVD机,见到电视上出现清晰画面的时候高兴地拍了下手,拉着林在范坐在他身旁。

 

林在范喜欢伍迪艾伦,最喜欢的几部却偏偏都不是影迷们津津乐道的“最伍迪艾伦”的片子,比如这一部和午夜巴黎。比起那些弯弯绕绕的讽喻,他更爱里面机智的伍氏把戏,和汪洋恣肆的欲望和浪漫,每次都让他发出低低的惊叹声。

不过现在明显有比那更好看的东西。

斯嘉丽出场的时候,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黑暗的房间里盈满了莹白色的光,段宜恩吹了声口哨,一扭头,就撞上了林在范锁定的眼神。

林在范眨了两下眼,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望了望屏幕上女子曼妙的S型曲线,心不在焉地扯道:“喜欢这个类型吗?”

话一出口他就想拿起旁边的台灯砸自己的头,段宜恩简直像看穿了他,嗤笑了一声反问道:“你呢?”

屏幕上网球场上的记分牌唰啦啦换下两页,某位选手率先拿下一球。

林在范往后坐了坐,好让他能更轻松地观察段宜恩而不用扭断脖子。他靠在沙发上,脚丫窝在毯子里,肩膀稍稍过了界,盯着笼罩在微光中的段宜恩,手鬼鬼祟祟地爬过去,五毫米,一厘米,像一只谨慎的寄居蟹,悄摸摸停在段宜恩的身后。段宜恩似乎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若有所思的表情被光影刻出摸不透的柔和与凌厉。他的手向后撑在身体两侧,小蟹再爬五厘米就能攀上在黑暗中也发光的葱白指节。

对手又追上一球,与网球划出的风声一并传来的,是解说员按捺不住的声音:“赛末点!赛末点!”

林在范倾斜了身子,偷偷伸展的手指向前一厘米,再一厘米,还差一点——

段宜恩忽然收回了那条手臂,重心放在另一侧甩了甩发麻的手,林在范的心脏随着画面上的网球被揪到顶点,又随着段宜恩甩手的每一下砰砰地撞在胸腔,他另一只手攥紧了地毯,刚想收回手,段宜恩的手就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无声地深吸一口气,咬紧嘴唇,指尖向前跨了一格,终于触上微凉的白皙指尖,犹豫几秒后攀上修剪整齐的指甲,抚上第一个指节,他抬头,段宜恩视线定格在屏幕上,连头顶飞起的一撮头发都几乎静止。林在范的指尖顺着细腻的肌肤滑进指缝,拱起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弯曲的手掌贴上掌心,指腹轻轻地扣在手背关节的凹陷里。

林在范盯着段宜恩唯一有动静的眼睫毛,也没再扣紧手指。

 

婚戒像网球一样重重地砸落地面,主角凭运气胜过了黑白是非。片尾出现的时候段宜恩站起了身,没用过力的手轻而易举地从林在范手里滑出来,他低头理了理袖子转过身,光源不足的房间里只能看见泛着微光的眼睛,耐人寻味地望进林在范的眼里。他开口,声音像把低音大提琴:

 

“你相信运气吗?”

 

林在范仰着头,恍然觉得自己在向那双眼睛的深处坠落,他不假思索地答道:

 

“现在吗?当然。”

 


---tbc---

*遇到你不就是运气吗

*小林说过最喜欢的电影,Match Point赛末点(电影里有些镜头是我瞎编的



头纱带前面真滴可爱
小林顺毛很想看他戴(

程燃:

娶了娶了

©MURASAKI_626 & adorableyou0904 & skyway_1694

ye我不管这就是看见喜欢的人的表情了(

下周要交一篇我还没定下题目的论文,而我,这周,
更了篇文
还给method的ost填了个英文词
摸鱼使人快乐🙃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十九


最近写的都有些糙,不知以后会不会修一下

Method有毒!


二十

在医院虽然有些累,却是近日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林在范想,为什么呢?

他躺在床上,手机准时响起,“叮”一声仿佛打开了一天的开关,天花板的纹路迅速从模糊到清晰,头脑豁然开朗,苹果肌自动升高,条件反射地摸出手机开始打字。都说习惯的形成需要21日,但这短短两天,俗套的早安晚安和全天不间断的信息,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回完段宜恩还不想放下手机,就退出界面去看别人发的消息,却还身在曹营心在汉,满脑子都是段宜恩回信息时蹙眉咬唇的模样。他也会想段宜恩在等他回复的时候,会不会也插空跟别人聊两句,欣慰之余又控制不住小小的嫉妒,就把自己幼稚的占有欲通通打进对话框发给段宜恩。

他又回到两人的聊天界面,往上滑了几页,看到段宜恩昨天的diss:

 

-隔着两个屏幕,你的脸皮都厚了四十层

 

他问为什么是四十层,段宜恩就回答说因为豌豆公主睡的床垫一共四十层。

什么脑回路啊,果然是美国人。

 

-那你是豌豆公主吗

 

秒回:

-想死吗

 

林在范觉得自己可能是受虐狂,看着这句话也能笑出声来。

 

段宜恩并不会如林在范想象的那样,抽空跟别人聊两句。

他不想做得太绝删掉联系方式,就通通屏蔽,所有奇奇怪怪会来通知的东西都禁掉,手机里除了林在范发的消息,就不会再有其他的小红点。等待回复的时候,他就顺顺Nora的毛,往微波炉里放一份便利店料理,然后低声说着“今天轮到你啦”关上微波炉的门。如果热完吃的还没有回复,他就拿支笔给Nora补妆……

没错,原本眼皮上两颗痣早已消失的Nora,仍然逃不过被点痣的命运。尤其是上次段宜恩发火之后,她再也不敢反抗,只在喉咙里不情不愿地发出像是哀求又像是不满的咕噜声。段宜恩补完两颗痣松开手,Nora就飞一般地溜到角落或者茶几下面,拼命舔湿爪子抹脸。而段宜恩就迅速拿起手机,哒哒哒地打字。

原本消磨时间的办法几乎都换成了等待,不管怎么说,这种被分成小段的等待总比七天甚至更长的等待好受一些。虽然只是一维的文字,却字里行间都是林在范身上的洗衣粉味儿,还有比他们手机之间的距离还厚的脸皮,仗着有屏幕说尽了平常说不出口的话和耍不出来的流氓。

他们从对方的一个字里听见千百种语气,想象出一万种神态,模拟出熟悉的小动作和相对固定的体温,还在对方的虚像边靠上一个自己。从独自想象到文字往来,像缺水的人从望梅止渴的状态中走出来,尝到一滴露水。但很渴的人并不会就此满足,那一滴水只会让他们的渴望愈发疯长,长到屏幕那边去。

于是段宜恩端着手机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微波炉里的铜锣烧已然凉透,方才热到一半的时候,林在范回复了,段宜恩就把吃东西这档子事给忘了。

 

林在范趴在病床边睡着,半夜醒来,见手机上还有未回复的信息,看了看钟:

 

-睡了吗

 

-没

 

段宜恩的回复快得惊人,简直像在玩什么反应游戏。林在范侧头趴在床上,睫毛在屏幕光里落下影子,他眨了眨眼,望了一眼睡得安稳的母亲,继续打字:

 

-还不睡觉?

 

-现在睡,晚安在蹦米

 

林在范像怕被抓到早恋的小学生,把手机藏进被单里,舔舔唇打道:

 

-晚安马克xi

 

段宜恩站起身,把铜锣烧再热一遍。微波炉很吵,可以盖住心跳声。

 

 

第六天。

段宜恩很想念林在范的声音,脑子里的媒体库都翻来覆去地听好几遍了,需要点新鲜的。

他从梦中睁开眼睛,正准备拿起手机的时候,林在范的消息就及时到达。段宜恩点开刚想习惯性地回个“早”,手指就停在半空。

是一条语音。

段宜恩摁不住心里膨出来的草莓味泡泡,它们从他弯起的嘴角跑出去了。

 

林在范说:“马克欧巴快点起床。”

林在范接着说:“为什么脸红啊?”

林在范厚颜无耻:“早上听到我的声音太幸福了吧。”

 

段宜恩收住了按语音键的手,片刻又按下去:“林在范xi,”

 

-“嗯?”

傻,连个嗯都要发语音。

 

段宜恩故意压低声线,早晨又哑又蕴满水汽的嗓音微妙地上扬:

 

“我很想你。”

 

林在范愣愣地站在窗边,手不知啥时候垂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问道:

“妈,我耳机呢?”


-tbc-

毛茸茸毛茸茸(˶‾᷄ ⁻̫ ‾᷅˵)

凡亦灿:

ok吧( ̥́ ˍ ̀ू )

很配,有冲动写约P的镇浦番外Σ(っ °Д °;)っ

程燃:

turn up 日巡倒计时⌛D-2

unit 小分队 镇浦已上线

万圣节南瓜饼

10.31
13:47
林在范一头倒在床上一沾枕就睡了过去

21:04
脸上怎么痒痒的?
睁不开眼呃呃呃
喂!爪子都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

-睁眼
啊啊啊啊啊...西

(林先生猛地一震想坐起来却被压在了床上)

酒红头发赤红眼瞳尖牙上沾着血,皮肤莹白的吸血鬼先生拎走了他脸上磨刀霍霍的黑猫:

“Trick or Treat!”

(林先生眨巴着迷茫的细眼睛)

吸血鬼轻叹气摇摇头,耐心示范:

“Treat--”

亲亲草莓味的嘴唇

“Trick--”

尖牙咬上脖子,疼疼疼疼疼......

林先生呲牙咧嘴,门突然撞开了,黄芥末和粉蘑菇冲进来:“Mark!!!Trick or...........”

“.............”

“.............”

黄芥末和粉蘑菇迅速拿出手机,拍照,备份:

“.......Treat!!!”

-------

芥末和蘑菇兴奋地跑走后,作出巨大牺牲的林先生看向抹着嘴角的段先生--

“看我干嘛,在别人床上睡到九点的又不是我。”

(-Dont look at me like that, I'm not going to bed with you.)


---Over---
姑且算恐怖悬疑向的贺文👉 主页文章WHY:http://maryho82.lofter.com/post/1d4e3b65_117cac4d

除了这个很戳的还有这前面,恩靠在背景板上发呆,笔转过来比teenager里定格笑那个动作,恩扫了一眼无关心,然后笔就一副“哎怎么没反应”的样子瞄了两眼恩(都是我的想象🌚

当我又一次陷入云恋爱:

不好意思,是官配。

哎哟喂 喜庆
菠萝桃太甜顺带一放

这就是集体结婚照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