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叛逆者们

简介+引子+目录

06



07

 

林在范中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撞见了第二次夜不归宿的段宜恩。

虽然还是一张冷脸当他透明,眼角却微妙地弯着,卧蚕显得比往日更加饱满,林在范莫名觉得他现在心情不错。他注视着段宜恩隐约闪着碎光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打了个招呼:

 

“先生早上好!”

 

一时间过道里鸦雀无声,林在范尴尬得屏住了呼吸,转身就要走,而本来呼吸声就很轻的段宜恩竟先开了口:

 

“你…emm…会做排骨汤吗?”

 

林在范开始呼吸,缺氧的大脑终于运作,两颗痣从疑惑的拧巴逐渐展开,随着眼睛盈满笑意。

“不是厨师的做法,要你以前在家做的那种。”段宜恩又补充道。

这一段话比段宜恩过去两周跟他说过的话加起来还要多,竟然是为了一锅庶民排骨汤。林在范望进段宜恩的眼睛,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一口玉米牙在阳光里闪闪发亮。段宜恩斜了他一眼,倒是懒得理会他越线的举动,直接拉开椅子坐下,用行动催促他赶紧做。

 

段宜恩终于看到了做一锅排骨汤的全过程,并且觉得是不能指望自己做了。

他抽抽鼻子吸入令人雀跃的排骨味,等待时间有点长,他就去拿了本书,擦了餐桌坐下来看,不时抬眼望望19岁少年初具规模的宽厚背影。与之对比的是侧边一撮压不下去的乱发,跟着可靠的切菜声一抖一抖。肉进了锅,看见林在范忙乱地走来走去,想挠头又放下有点脏的手,段宜恩把脸埋进书页里,眼角延伸出几道微不可察的纹路。

油呲啦呲啦地响,林在范挽起的袖子掉了下来,他低头去卷袖子,却突然有条什么越过头顶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抬头,看见身旁极近的地方站着段宜恩,手还在自己后颈处,吓了一跳,段宜恩放下手拍了拍,他才发现段宜恩把一条围裙挂在了自己身上。

林在范有些混乱地说了谢谢,又想伸手去抓头发,段宜恩却按住了他的手臂,白净的手先行一步穿进他蓬松的头发理了理。林在范不知所措地放下手,乖乖地把围裙系上,不敢再看段宜恩便转回去继续做饭。

 

段宜恩坐回餐桌后,满意地闻着空气中逐渐丰富的味道,深吸一口气又拿起书——

“啊……”

林在范突然发出了短促的低叫,往后跳了一步,刀掉到桌面当啷一声。段宜恩立刻放下书走过去,几滴血落在砧板上,他皱起了眉,看到林在范包住了受伤的那只手,小声嘟嚷着他以前从来没切到过手。

他打开头顶的柜子拿出创可贴,拉起林在范的手臂想帮他贴上,林在范却始终把手放在料理台下,说他自己来就好。段宜恩的眉皱得更深了,他不容置疑地掰开林在范的手,抓住手腕提起来,却发现手上有个显眼的痂,虽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却比刚切到那个深得多。

“这是……?”段宜恩问到一半,就顿时有了猜测。

他用求证的眼神望向林在范,见他脸上染着窘迫的绯红,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有些心虚地低垂了眉眼,小心翼翼地贴上创可贴。林在范看着段宜恩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手指的动作谨慎又温柔,感觉自己的手指也被盯得泛起了暖意。段宜恩放下他的手,在彼此的吐息中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声低沉而清晰的谢谢传进他的耳朵。

他拼命忍住了想抱住段宜恩的冲动。

 

排骨汤端上桌之后,林在范拿来了两幅餐具,段宜恩见他也坐下来盛汤,问道:“你也吃?”

“我不能吃吗?”林在范有点委屈地张了嘴,段宜恩见状摆了摆手,低头继续吃。

段宜恩的吃法已经比第一次淡定很多,但对于林在范来说还是一种冲击。尽管段宜恩还是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但那亮出来的虎牙和端起碗来扒拉的盛况足以记入本年度百大世界奇观。除去他给爷爷奶奶做的第一顿饭,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做饭这么有成就感。

段宜恩装第三碗的时候看了看禁不住笑意的林在范,半碗都还没喝完:

“你平时不是吃得挺多的吗?”

“?哦……”林在范如梦初醒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不经意间往嘴里塞了一块巨大的骨头。段宜恩瞥了他一眼,摇摇头,把他的碗拉过来给他装满。

 

吃完坐在那儿,林在范非常自觉地收拾桌面,一边收一边充满期待地问道:“好吃吗?”

段宜恩沉吟半晌,撇了撇嘴说:“没有我第一次吃到的好。”

切,那明明是因为第一次吃的缘故。林在范暗自想道。

 

 

-tbc-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