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八



二十九

飞机的舱窗外面结了一层几不可见的冰凌,随着高度的降低,一点点被鹅毛大雪覆盖的城市逐渐清晰起来。朴珍荣的手肘撑在座位扶手上,鼻尖触着有些冰凉的窗玻璃,凝视着窗外放大的景色。

“咚”地一声,飞机重重地在地上顿了一下,飞快的速度在地面上瞬间变得可感。朴珍荣开始收拾东西,整理好衣领,将手掌贴在窗上降温,然后敷在因一夜未眠而浮肿的眼睛上。飞机慢慢停下,他拿出手机,很快就听到清脆的短信铃。

 

“我已经到机场了”

 

他嘴角勾起,复又望向窗外的大雪,把手机和手一并放回口袋里摩挲着。

 

一走出接机口,朴珍荣就发现了那个削瘦的背影,羽绒服和围巾被随便放在一旁的栏杆上,段宜恩背倚着栏杆,一看那歪着头的姿势就是在玩手机。他的目光在围巾上停顿了一下,放轻脚步走过去站在段宜恩背后,伸出手——

段宜恩猛地转过来,他的手拍了个空,立刻机智地挥挥假装打招呼。段宜恩隔着栏杆抱了抱他,松手抬起头展开一个标准的微笑。

朴珍荣愣了一愣:“哥你没有……”

段宜恩与他对视,好像摇了头又好像没摇头,把衣服往手里一抱:“走吧。”

 

朴珍荣拉着箱子,看着段宜恩披上羽绒服围上围巾,然后才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接他手中的拉杆。

果然还是没有回到从前,但光是七个人要回到那间房的事实,就带着熹微的暖意。朴珍荣盯着那条围巾掉出一角,红底色上有两个黑点,段宜恩把它塞回领口,嘴唇蹭着毛躁的布料缩进去,留下一双沉静的眼睛。

 

他认得那条围巾。

那年段宜恩的生日,林在范送了他一条红色围巾,除了亮红色非常符合段宜恩的喜好以外,简直毫无特点,没图案、短流苏,款式在街上一抓一大把。所以林在范送的时候一直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段宜恩一边吐着槽一边双手接过,埋怨道:“这什么,一看就是随便买的嘛!”

他瞄了一眼林在范涨红的脸:“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拉开抽屉,拿出一支马克笔,在围巾一角点了两个点:

“这样就记得是你送的了。”

林在范微张着嘴怔了几秒,随即装作高冷地点了点头,轻咳了一声。

一般情况下,站在一旁的朴珍荣该开始出现鱼尾纹,拐着弯儿走漏风声了;但他只是五味杂陈地立在那里,直到金有谦从后面扑上来挂在他身上:“哇哈哈哈!这围巾怎么这么土!”

 

--

“珍荣,你织过围巾吗?”

某个天气温和的下午,朴珍荣靠在书架边翻着书,头顶就传来林在范的声音。

“没有。”他随口回答,过了一会儿突然扭头看坐下来的林在范:“你想织?”

“……嗯。”

“……不许笑。”

“这么‘没男子气概’的事你也会做啊。”朴珍荣笑道,“给谁?”

林在范四下里张望,最后扁了扁嘴,说:“不说。”

“哥你三岁吗。”朴珍荣用陈述的语气说了个问句,大发慈悲地接道:“我姐织过,让她教你吧。”

 

那时还是七月下旬,说真的送围巾有些太早了,但朴珍荣万万没想到这围巾到底是送给谁的。直到八月末的时候林在范走进了他的房间,苦着一张脸说:“珍荣,陪我出去买围巾吧。”

“怎么了?”朴珍荣憋着笑问。姐姐早就告诉他林在范围巾织得惨不忍睹,然而林在范从背后抽出一坨红色的不明物体时朴珍荣还是笑倒在了地上,勾勾手让不情愿的林在范拿给他看,看到不知以什么诡异方式打结勾连的毛线又是一阵资本主义狂笑,好不容易开口道:“这就去买了吗?不要放弃啊!”

“来不及了。”林在范撇着嘴抢回那坨毛线抱着捏来捏去,“就剩几天。”

即使是聪明如朴珍荣,也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他俩上街挑起了围巾,林在范总是在些简单平淡的款式前停留,还都是亮红色,他不禁问了一句:

“哥,你确定ta会喜欢这种吗?”

“嗯……是吧,平常穿的不就这样吗。”林在范嘟嚷。

 

这么说是我认识的人。

 

看起来不似平常女子。

 

生日在过几天。

 

朴珍荣的步速越来越慢,最后停在那儿,林在范回过头,问:“怎么了?”

“哥。”

“你不会是要送给……”

他没再说下去,觉得那个名字在心上爬,有些细碎的咬啮感。

然后林在范尴尬地笑了笑:“啊你猜到了,是Mark啦。”

他几步迈回来搂住朴珍荣的肩膀:“哥请你吃饭,千万别说出去。”

“一顿饭就打发我?”朴珍荣弯了嘴角,眼睛边上的褶子不见变化,但林在范没有注意到。

 

--

所以,从那时就已经注定了吗?

但连我都没想出怎么解决的未来,你们又会怎么走呢。

 

朴珍荣注视着段宜恩的背影这样想。

 

 

-tbc-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