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叛逆者们

简介+引子+目录

03


去交流还没完全安顿好……先更这一篇


04

 

段宜恩回到家中,直接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只是不如他所愿,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妻子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立刻站起来追上了他,问他昨晚去哪儿了。

“朋友家。”段宜恩惜字如金,又迈开两条腿,妻子抓住了他的手,意有所指地按住那枚钻戒,说道:“你知道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吧?”

段宜恩看了她一眼,GUCCI的毛绒拖鞋黏糊糊地蹭着他的脚踝,他皱起眉头,把妻子的手从自己的手指上摘下去——连带着戒指,然后把手插进口袋里进了房间。

 

他走进房间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

家里当然是有佣人打扫的,但肯定有别的人来过。他走到木柜前面,觉得这个结论已经不能再明显。佣人可没有胆量拿走他的东西,不管他平时多么温和,他们大多也都听说过当年他和父亲吵架时一拳打坏空调的事迹。那进来的人是谁,用脚趾头也能猜到。

这该死的没教养的小兔崽子。

他打开门出去想找点东西喝,就见到林在范拿了两罐饮料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哼着熟悉的旋律,大概是没发现楼梯底下有人。

段宜恩暗暗攥紧了拳头。

 

 

段宜恩好像又没有回来。林在范从自己的阳台往下望,那个房间是一片漆黑。今天晚上母亲也不回来,不用担心她突然出现在楼道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林在范放心地下了楼,静悄悄地推开段宜恩卧室的门,摸索着把风车放回原位——

“啪!”

房间里的灯突然亮起,林在范下意识地挡住了眼睛,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粗暴地把他的手臂拽下来,低沉的嗓音命令道:

“睁眼。”

林在范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段宜恩冷哼一声道:

“你的眼睛,睁不睁有什么区别吗?”

他冰凉的手忽然覆到林在范的眼睛上,睫毛在他的手心惊慌地扇动。再度拿开手的那一瞬间,段宜恩就向后退了一大步,深黑色的眼神让林在范如履薄冰,一字一句敲在他心头:

 

“对于你是这么没教养的人,我一点都不吃惊。”

“虽然有点难,但请你以后不要再靠近我,和任何我的东西。”

 

林在范站在门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段宜恩果断关上的门轰一声隔断,掠起的风凉飕飕地穿过指缝。

 

嘶,好痛啊。

他举起手,没有处理的伤口边缘泛起了粉红,刚才还毫无感觉,现在却传来一阵阵直达神经的刺痛。他想叹气又觉得没什么立场,默默进洗手间清洗了伤口,贴上创可贴,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他嘭地一声倒在床上,举起少了块肉的手指,背景是书桌上还没打扫的木屑、细绳和各种工具,仔细看或许还沾着血迹,在那里嘲笑他的自作多情。林在范盯着自己的手指,段宜恩冷冰冰的话一遍一遍在脑海里回放,他泄气地放下手,砸到床铺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

妈的,真的,好痛啊。林在范把脸埋在枕头里咬着牙。

 

手攥得太紧,风车的棱角把没什么肉的手硌得生疼,段宜恩把风车放回原来的位置,转动着检查。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又紧了几分,暴躁地吐出一口气,把风车放倒在音乐盒的后面。

 

 

接下来又是很多天,段宜恩变本加厉地无视林在范的存在。他已经不会坐错餐桌的位置,却因为那样失去了唯一和段宜恩进行任何交流的机会,哪怕是无声的动作和眼神。每一天三个人的共餐时间都是一种煎熬;大多数时候是他正在讨母亲的欢心,母亲咯咯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他扭头,段宜恩带着十丈寒冰出现在桌前,坐下,在一片死寂中举起刀叉,优雅得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时母亲就会讪讪地笑起来,试图说一两句,每次都被段宜恩几个平常的字眼堵住话题。

他想起还风车的第二天早上,段宜恩手上的钻戒不见了,此后几天一直都不见踪影。直到有一天早上,母亲督促着他收拾体面出了门,段宜恩在地下车库等着他们,一关上门就沉默地踩动油门,他搭在方向盘上的修长手指,又戴上了那枚略显张扬的戒指。

从祖父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看见段宜恩摸上了戒指,手背青筋暴起,尖牙咬着嘴唇几近见血,却始终拔不下来。

百叶窗缝里射进一束阳光打在他苍白的手上,林在范立时觉得那枚戒指刺眼极了。

 

-tbc-

05

段暴躁看起来很攻,但慢慢熟练的年下忠犬攻好吃一点!所以不要担心逆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