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叛逆者们

简介+引子+目录

01+02


Young&Rich出没


03


段宜恩趴在厨房的吧台上,透过玻璃杯盯着调酒的Bambam,盯得他有些脸红。这位哥哥的眼神太过直接又太过深情,现在更像是灌满了Tequila日出一般燃烧着。终于把酒倒进杯,叮叮当当地扔下几枚冰块,Bambam细长的手指轻轻一推,蓝绿色的杯子在桌面上滑了三厘米,冰冰凉凉地贴住段宜恩的鼻尖。

段宜恩伸出手握住了杯身,一边转着擦杯壁上的水珠,一边问道:“这冰块怎么还是钻石形状的?”

Bambam听了得意地笑起来,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塑料冰格,上面一排排晶晶亮的钻石,少说也有几百克拉。段宜恩见了也开始傻笑,把钻石含在嘴里吞下一大口酒,没过两分钟脸就红得又像Tequila日出。他很快解决掉一大杯,试图站起来却被高脚凳绊了一下,Bambam赶紧绕过吧台去扶他。段宜恩挣脱开,两手拨弄了一下,忽然一把握住了Bambam细瘦的手:

“吃了你这么多钻石,赔给你一个!”

他抓着Bambam的手一点点展开,抬眼,视线穿过眼睫深入对方扩大的瞳孔,再度落下时意味不明地在半张的唇上停顿半秒。Bambam的肩膀无意识地缩了起来,看着那漂亮的手指顺着自己的无名指缓缓滑下来,指间闪着钻戒魅惑的蓝光。

他恍惚了一瞬,赶紧拉过段宜恩的手把钻戒给这祖宗戴回去:

“哥,你真的喝醉了!”

“可能吧。”段宜恩自言自语,固执地又摘下戒指塞进Bambam的手心:“我不要了,你快点拿去。”

“哥!”

“快点拿走!我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Bambam逐渐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他只好把钻戒接过来攥在手里,手足无措地找地方把它放好。踌躇半晌,又问道:“哥,要我送你回家吗?”

“……哥?”

段宜恩早就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今天晚上段宜恩没有回来。

一直在室外看书的林在范,每读几页就抬头看看正前方的玄关,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差点要以为面前的落地玻璃窗还有隔绝视线的效果。他走进客厅,遇见穿着华丽睡袍的母亲,她嘟嘟嚷嚷地抱怨道:

“竟然这么晚都没有回来,真是少见。”

林在范有点想指明她的自相矛盾。这位母亲从接他回来的车上开始就一直这么形容她的丈夫:无趣、没胆量、过分温和、当年的婚姻简直是他一生中最有勇气的举动……

“始终还是温室里圈养的羊,连大门都不敢出。”她当时打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拍了拍贵妇人手一个的包包恨铁不成钢地说着。而现在,她却又为他一点点出格的举动而感到不安。

林在范眨了眨眼,体贴地叫他的母亲早点去睡觉。

在他成年以前的这段时间里,在她身边尽到一个儿子的本分,大概就两不相欠了吧?成年以后,他可就不会再这么听话了。

 

现在也未必听话。

林在范蹑手蹑脚地从楼上下来,四下张望,深吸一口气,拧动了段宜恩房间的门把手。

他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圈房间的布局,满脑子自我开脱的想法。走过垂着帷幔的四柱床,走过满满当当的书柜,走到床正对着的一个木柜前,上面有一个巨大的盒子。林在范好奇地打开,发现是一个宫廷八音盒。他按捺不住扭起了发条,很快把那旋律熟记于心。

他盖上了八音盒的盖子,又发现旁边就摆着那天他捡起来的风车。他也试图扭动发条,却发现其中一个小矮人已经从那上面掉了下来,连接的转轴从中间断裂,小矮人头朝下吊在风车上,在他手心里脆弱地晃。

林在范用手捏起小矮人看了又看,终于偷偷拿起一整个风车,走出了段宜恩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段宜恩从床上醒来,闭着眼翻了个身,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他一下子睁开眼爬起来,发现这张床大概是家里的三分之一,这才昏昏沉沉地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举起手一看,那枚刺眼的蓝钻又回到了那里。

他这辈子是不是都甩不掉这东西了。

他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起身理着头发走出门,Bambam正好端了一锅醒酒汤放到餐桌上,招呼他来喝。段宜恩淡然地坐下,全然不见昨晚有些失控的表情。出门的时候Bambam也没有再问什么。

不过,他的室友昨晚怎么又没回来呢。

Bambam正想着,就从窗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微弓着背走过来。

 

 

-tbc-

04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