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四


真jier冷


二十五

林在范看得出这种尝试对于段宜恩来说很难。

段宜恩的尝试对象已经扩展到包括Nora在内人类以外的生物,林在范到现在才敢确认,他从前觉得段宜恩并不是真的那么喜欢Nora,并不是他的错觉。

所以后来Nora左眼上的痣才一直都没有继续褪色。

段宜恩在公园喂猫,眼神温柔,即使猫把裤子扯出了线也还是尽量耐心地抱着。但是林在范叫他的一刹那,投递过来的眼神分明亮了几倍,草率地把猫从腿上挥下去的样子,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心。最终林在范还是选择充满信任地抱住他,把头搁在他的肩窝里,亲一口脖颈就是不需言语的鼓舞。

 

虽然他还是会想,有没有什么事情,段宜恩不说,他也不会知道呢。

 

段宜恩循序渐进的尝试似乎有不少的成果,这计划的步调太过合适,几乎像是专家量身定做的,使林在范也从一开始的谨慎逐渐习惯配合。于是当段宜恩提出要去游乐园时,他们也就非常自然地讨论了起来,段宜恩点出手机地图计划路线的时候,林在范才忽然惊讶地觉得,这简直与一般情侣无异。只是段宜恩对自己的兴趣依然没有提过半字,如同一个专职策划员顾着询问林在范的喜好,好像这趟旅程里并不包括他自己。林在范忍不住张了嘴:

“那想去干什么?”

段宜恩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视线固定在游乐园的地图上,虎牙交错着轻轻摩擦,咬得眉头都轻蹙起来,许久,才说:

“在鬼屋里吓你;

“在过山车上尖叫的话……要嘲笑你;

“用水枪淋你一身;

“握着手坐跳楼机;

“吃一个草莓三球……”

林在范听到渐弱的话音里似乎夹杂着一丝叹息,适时地堵住了他的嘴。

 

第二天他们在游乐园把想做的事都做了个遍。第一个去的竟然就是跳楼机,林在范瞥见旁边也有一对情侣握着手,撇了撇嘴,最后在半空中拼了命地攥着段宜恩的手,成功保持了全程不放手的光荣成就。但段宜恩捂着手甩了半天也甩不掉上面的红印子。第二个项目又是过山车,慢吞吞爬上坡的时候他们还在嘲笑彼此,猝不及防往下冲的时候一同大叫,然后林在范眼睁睁看着段宜恩举起绑在手上的相机,在车冲到最佳取景位的时候“咔嚓”按下了快门——

对着俯瞰全园的壮丽景色。

和他扭曲的脸还有疯狂的发际线。

 

林在范从过山车上下来被迫观看了他的狰狞影像,虚脱地坐在长椅上,没一会儿段宜恩买来了摇摇欲坠的三球,吃得半张脸都是。林在范提议帮段宜恩舔干净,最后却落得两人满脸都是黏黏糊糊的冰淇淋。

解决方法也再简单不过,他们下一秒就坐在小船上向对方扫射。嫌水枪的水柱太细,林在范竟不知从哪拿出几个气球,装满水朝段宜恩扔过去,通通被完美躲过。反而是段宜恩身后的一群熊孩子不幸中弹,回过神来就开始无差别进攻,把他俩全身上下淋了个透。段宜恩拉着林在范跳下水游上岸,夺路而逃。

头发还没干透,他们就进了鬼屋,林在范因为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没有被段宜恩吓到,段宜恩叹了口气,突然就把手伸进拐角,冰冷还带着湿气的手猛地钻进“鬼”的袖口……

于是鬼屋里响起了工作人员的尖叫。

 

夜晚他们把冷硬的栏杆都坐热,才等到姗姗来迟的烟花秀。金色的、红色的、紫色的、深绿色的、普蓝色的流光在段宜恩的脸上闪烁,在他半干的发丝上梭巡,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梦幻,以至于林在范伸手就掐住了段宜恩鼓起的脸颊。段宜恩把嘴里的东西吞了,放下手上的汉堡,转过来望着他的眼睛里倒映着五光十色,变幻莫测。他握住了林在范的手,极轻地吻上来,一层一层地深入,是前所未有的谨小慎微。烟花秀到了最高潮,林在范听着耳边的炮响逐渐遥远,也仿佛情窦初开般一点一点舔舐着段宜恩的嘴唇,最后柔和地缠在一起。

这个吻比以往的更加平淡却也更加绵长,炮声已经停了很久,段宜恩的唇才落在他的耳边,喃喃道:

 

“这是我最后一件想做的事。”

 

-tbc-

二十六

评论(2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