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叛逆者们

简介+引子+目录


01


段宜恩回到家的时候,仆人们正在把婴儿床往外搬。游泳池边早已堆满了好几个箱子,他上前一看,从箱子里拎出一个小小的磨坊风车,吹了吹上面的灰,打了个喷嚏。

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那种玩具,风车可以被吹动,房子里里外外还有劳作的小矮人,随着磨坊规律地干着活。妻子怀孕的时候,他曾无数次想象了自己握着孩子的手拧小矮人发条的情景,然而最后完全地、彻底地、永远地,落空了。

那个房间就一直保持到刚才,直到她——段宜恩看到自己的妻子站在小阳台上,指挥着佣人清空房间,搬进大几个size的各种物品。

那个孩子提前来了吗?段宜恩没有兴趣更不想知道,他放下风车,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傍晚的时候段宜恩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孩子。19岁的少年比自己还高几公分,随母亲长得眉清目秀,更线条分明些;眼皮上两颗工笔点墨的痣,细眼睛弯得很讨喜,一张嘴有些口音,乖巧地说先生好我叫林在范。妻子看着那个孩子笑得开心,脸上写着“真是听话”的满意,提醒道:“段,段在范!”

“不用了,他跟我没关系姓什么段。”刚吃完饭的段宜恩轻飘飘瞥了男孩一眼,没有丝毫停顿地进了房间。

性格是温柔,但不爽还是不爽,他一点也不想掩饰。

原想看书缓和一下心情,却被货车的声响打扰。段宜恩拉开窗帘,见窗外工人们一箱箱地搬走堆在泳池边的东西,觉得心像一团棉线,一端系在货车的车尾,不断地被向外扯出去,在抽丝的疼痛中越扯越空,越扯越喘不过气。他咬紧了嘴唇去拉窗帘,却看见那个风车从箱子里滚落,摔在泳池的边缘。他跌跌撞撞地转身想出门,就见到那孩子出现在窗框里,好奇地捡起风车,抬眼就往他这里看。

那双清澈的眼睛刚刚与他对视,段宜恩便“唰”一声拉上了窗帘,徒留少年微张着嘴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敲门声意料之中地响起来,段宜恩权当没听见,塞着耳机烦躁地翻着页。外面的敲门声谨慎却孜孜不倦,段宜恩啪地把书反扣在桌上,起身猛地拉开门——

“先生,这是您的东西吗?”

段宜恩从喉咙里挤出含混的一声“嗯”,抢过东西就关上门,木板停在林在范鼻尖两厘米处,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林在范想着刚才第一次靠得很近的脸,惊为天人的精致面庞,淡漠的眼睛,递东西时不小心触到的指尖,渗进几分凉意。他摇摇头,走回自己的新房间,沾上床没多久就睡着了。



02

 

接下来的很多天,林在范试图与段宜恩友好相处的努力都毫无用处。段宜恩并没有对他怎么样,只是无视无视再无视,不对视肯定是当作没看见,即使对视了也当他是透明人。吃饭的时候林在范不小心坐了他的位置,他就静静地站在桌边插起口袋,直到林在范发现给他让座,无形的压迫感令林在范如履薄冰。亲生母亲心下没底,也只能旁敲侧击地劝几句,段宜恩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就能让她立刻闭嘴。不知所措的少年只能继续努力做人,好好学习,不去想“继父”到底有多讨厌自己。

由于家庭背景总是被校长关照,他又一次走出校长室背着书包走下楼梯,忽然听到窗外有什么声音。他凑过去望向楼下,有个人高马大的少年竟被抵在墙角,背微微弯着显得有些弱势,另外两个人虽然更矮却明显占了优,把口水喷到他的脸上:

“大个子,是偷了多少东西才长这么高啊?”

“你去哪打工了啊,一股垃圾臭味,噫……”

“啧,真是没人要的孩子。”

男孩猛地举起拳头,却换来嘻嘻的笑声:

“打啊!打伤了我还能赚点钱呢!”

“上次你偷东西还没算够帐呢,你打啊!”

“哎哟,没有父母帮你付钱,你要扫多少垃圾才能赚够调解费啊!”

林在范听着气得两颗痣都皱起来,正好经过一个值日的学生提着一桶脏水,他抢过来就往楼下霸凌的人头上倒,“哗”地一声,楼下的咒骂应声响起,林在范勾起嘴角,提着桶躲了起来。那两个人气急败坏地冲上楼,却找不到罪魁祸首,往相反的方向跑过去。

林在范走下楼梯,那个少年正好走上楼来,看见他提着空桶就问:

“学长,刚才倒水的是您吗?”

“呃……嗯。”林在范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谢谢学长!”少年出人意料地扑上来,奶音听起来格外粘人:“学长我叫金有谦!”

“嗯嗯……我叫林在范,刚转学来的。”

“哦哦!在范哥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买吧!”

“……草莓牛奶?”

 

就这样,这个每天都来找自己的学弟竟成了在新学校的第一个好友。

金有谦是个孤儿,很小就开始打工养活自己,却意外的活泼自来熟。林在范喝着草莓牛奶,听着他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完了自己之前被诬陷偷东西的事,刚想担忧地追问两句,金有谦就扬起脸说:“但是那次东西找到了,所以他们没有骗到我的钱。”

“以后我来罩着你。”林在范勾上金有谦的肩膀揉揉他的头,觉得校长势利的嘴脸也不是那么糟了。

就是,踮着脚有点累。

 

段宜恩开始出入酒吧。

又是第一次,第一次自己去酒吧。即使是曾经在美国读书的那段时光,他也是被远程圈养着的,去哪都有人跟着,想吃个路边餐车都被好言好语地拦下来。要是溜出去独酌一杯,大概会被家庭心理医生约谈。

但现在不会了。

十一年来家里早就接受了他和年长女结婚的事实,从那时起对他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由处处嘘寒问暖翻脸便冷面相待。从小就不太喜欢他的姐姐和弟弟乐见其成,跟着鄙夷他的人生选择。不过,即使圈养的栏杆撤走了,他也没怎么踏出过那块地界。

从小被圈养的老虎也没法自己走出牢笼,真是可悲。段宜恩晃动着酒杯里剔透的液体想,他从来不知道这种乌烟瘴气的酒吧里调出的酒能这么好喝。

他再要一杯的时候吧台的调酒师担心地看了他一眼,有些软糯地低声问他:“先生,你没事吧?”

段宜恩摇了摇头,调酒师接着说:

“我要下班了,看您第一次来,别喝太多了。”

“谢谢。”段宜恩这才抬起头好好地打量眼前的人,妖艳的美瞳和张扬的发色,一张口却突然显露出尚小的年纪,好像和林在范差不了两岁。他不知怎的伸出漂亮的手摸了摸调酒师的头,几天来第一次展开一个让人心醉神迷的笑,说:“我没事,你走吧。”

调酒师看见他的笑容愣了愣,点点头就走进了后厨。

 

段宜恩又一口灌下半杯威士忌的时候,酒吧一侧传来喧闹声,吵吵嚷嚷的,让微醺的他顿时心头火起,跟酒保说了声“帮我看着位置”就往那边走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不能再烂俗的场景,混混逼近瘦弱清秀的少年,手马上要抚上那晶莹的厚唇,段宜恩转身想走,却停住了脚步。

怎么有点眼熟?

他转回去,站在那里的少年四肢颀长,发色鲜艳却顺从地搭在头上,和还像个小孩子的面庞对比强烈——

在哪里见过小孩子?

“哦——”段宜恩恍然大悟,快步走过去,扯着混混的领子把他提溜开,一把揽住了卸掉浓妆的调酒师的肩膀,冷冷地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哟,还来了个更美的。”混混似乎还没有反应到段宜恩轻轻松松拎开他意味着什么,还上前几步,“都这么瘦,要不要爷给你们都补补身体啊?”

段宜恩置若罔闻,搂着调酒师就往外走,混混锲而不舍地跟上,快要贴到段宜恩身上的时候,他灵活地转了个身,一脚踢正胃部,那人霎时疼得跪坐在地。段宜恩威胁性地把脚悬在他的裤裆上方,浸了酒精的嗓音更加低哑:“还补吗?”

混混疯狂地摇头,在地上一个打滚站起身,立刻跑了。

段宜恩松开手往回走,调酒师拉住了他,说:“哥,我可以叫哥吗?”

“我叫Mark。”

“Mark哥,我叫Bambam。”

“嗯。”段宜恩握了握他拉住自己的手想走,Bambam继续说:“我想好好感谢你,你来我家做客好不好?而且……家里比这里更自在些。”

段宜恩想了想酒吧里弥漫的搭讪、粗话和烟味,问道:“你在家也能给我调这些吗?”

“能能能!免费!”

段宜恩颔首,干脆地往酒吧门口走去,Bambam赶紧快步跟上,段宜恩却又调了个头往回走。

“Mark哥???”

段宜恩晃了晃脑袋拍拍他的肩膀:

“还没埋单。”

 

-tbc-

主要人物出场完毕...

03

评论(2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