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三


要更文才行……

(有人想看新坑吗


二十四

今夜梦里的吻格外地绵长,从急切不满的撕咬到柔情似水,消毒水味、草莓味、大巴上的奇怪味道纷至沓来,但他们还在云里,在下坠,云层还在变薄,空隙还在扩大。

他们马上就要到底了。

段宜恩盯着林在范一心一意闭上的双眼,用手盖住他的两颗痣,他记得这个时候就该轮到他背朝下,那么如果摔在地上,也是他先着地。他在狂风中闭上了眼,却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地翻转了一轮又一轮,最后他听见峡谷里奔腾的水声,猛地睁开眼——

他们在飞快地往下俯冲,林在范仰面搂着他,剩下的距离已经不够再次翻转,他急忙将手护上林在范的后脑,却瞬间因剧痛而失去知觉,眼前一黑,脸上溅上一片温热的湿润。

 

段宜恩睁开眼,头痛欲裂,林在范新染的头发在曙光中红得触目惊心,搂着他的姿势一如梦中,嘴角安稳地翘着。段宜恩抹了一把脸,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用袖子擦了个干净,轻手轻脚地钻出来,关上了房间的门。

是时候了。

他站在阳台拿出手机,拨出了很久以来第一个林在范以外的电话:

“柳叔?是我。嗯,好久不见。”

 

 

段宜恩会主动出门了。

他们甚至坐在甜品店的角落里,段宜恩点单的草莓芭菲摆在两人跟前,但段宜恩吃了几口就开始专注于喂他吃,对芭菲的兴趣撑不过两分钟,跟其他人说话也只能撑个两分钟。

但他开始努力改变了。林在范不自觉地点点下巴,张口含下勺子,并没尝到自己吃进去的到底是什么味道,只闻到段宜恩手腕上的香味。段宜恩收回手的时候他像只大型犬跟着嗅过去,鼻子撞上一坨粉红色的奶油,冰冰凉凉要掉不掉,怪痒的。

段宜恩及时用手掌推回了他的下巴,拇指擦了擦他滑溜溜的鼻尖,把那点奶油含进嘴里,一边舔着手指一边问他:

“你到底为什么喜欢草莓味的东西?”

林在范盯着段宜恩的舌头,它谨慎地露出一点,在指尖上轻巧地一卷,就看到奶油在口腔的热度下化开,不同层次的色彩融为一体,他心不在焉地道:
“粉红色……”

段宜恩的舌头收了回去,湿漉漉的指尖按进纸巾,留下一道淡粉色的痕迹。林在范颇为遗憾地收回目光,段宜恩追问道:“还有呢?”

“嗯……甜的,纯粹愉快的甜。”

段宜恩皱起了眉头,不自觉地开始咬唇上的死皮,最后趴在桌面上凝视着那杯芭菲,像在观察一根半天不沉淀的试管。

 

对于一个厌世的人来说,爱屋及乌也是很难。

段宜恩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草莓牛奶,透过玻璃试图对粉红色建立起某种兴趣,开盖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溅得满手都是。他一根一根吸吮着手指,思索着林在范所说的“纯粹愉快”到底是种什么味道:滑腻的指尖贴着唇转动,和舌头缠在一起,黏度恰如其分的液体从舌尖慢慢蔓延到喉头,心脏发出欢快的共鸣,纯粹、愉快、的甜味——

段宜恩飞快地把指尖从嘴里抽出来,发出“啵”的一声,他面红耳赤地蹲下来,咕咚咕咚地喝下整瓶草莓牛奶,总觉得那甜丝丝的味道还不怀好意地挂在他的喉咙处。

 

林在范想了好久才明白,为什么段宜恩开始出门、点菜点他喜欢的、还总是问他为什么喜欢。

他想明白的时候是他们这几年来第二次打球,段宜恩站在篮筐底下,漫不经心地把球往板上一扔,就问他:“为什么喜欢打球?”

 

为什么喜欢打球……

 

刚开始喜欢打球完全是少年心性,十几岁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总觉得打篮球很帅,其实只要是挥洒汗水都挺开心,篮球除了耍帅也没有什么特别吸引的地方,不像bboy,那是他一听到音乐就忍不住的。

至于真正喜欢上打球,大概是那一次他抱着滑板经过球场,炎炎夏日,球场边恰好有一片绿荫,他就走慢了几步,远远地就听见一把低音嗓扯破了喉咙喊:“Hey!那边那位抱滑板的!”

他周围扫视了一圈,刚确认完叫的是自己,一转头就看见一排白花花的牙齿,跑过来的人两手撑住膝盖,扬起白得反光的清秀脸庞,却一口街头味儿地请求他帮忙替个人,理由仅仅是“以前好像在球场见过你”。

但是理由有什么重要的呢,林在范只是盯着他额发上的一滴汗珠,从颊边滑落下巴,滴进锁骨凹陷,落入篮球背心过于宽大的领口,刚扫到胸口那一颗痣,他就迅速转移了视线,心虚地答应了。

后来段宜恩玩球,他几乎每场必去,冲撞的时候扑来的灼热体温,向他挥手时指缝间透进的灿烂阳光,噙着笑意的蓄意挑衅和咬着后槽牙的示弱……每次和段宜恩狠狠地撞在一起一同摔倒在地的时候,他甚至开始享受起一旁的王嘉尔意味不明的目光——毕竟当初他去替的就是受伤下场的王嘉尔。握着手撞肩膀时他总是停留多一会儿,汗涔涔的手艰难地攀在一起,一松开段宜恩就故作嫌弃地把手往他身上擦的时候,他就会想:

 

我真**喜欢篮球,喜欢极了。

 

可是要问我为什么喜欢,

 

爱屋及乌嘛。

 

-tbc-

二十五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