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7


好久不见QUQ

微(伪)宜珍


8

从那个家回到独自一人的家……现在不是独自一人了。

林在范在房间里敲敲打打,趁着段宜恩在客厅里打游戏没空理他,试图补救一下这一周落下的工作。

但反正珍荣的电话,他是一个也没敢接。

 

门铃响了。

段宜恩打到正精彩处,怪叫着拐过一个死角,这时激昂的bgm里混进了些叮咚声,不厌其烦地打乱他射击的节奏,他赶紧蹲进掩护想叫林在范出来,却一下子被个手榴弹砸中,轰地一下死了。

复活吗?

门铃声变成了持续的敲门声又变成了咚咚咚的拍门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听到“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段宜恩站在那儿侧耳听了一会儿,觉得这人力气挺大的。

肌肉男?口味很特别啊兄弟。

他把手柄掷到沙发上,趴在门上从猫眼里往外看,拍着门的男子不经意扫过的眼神燃着发黑的火光,啧啧,可惜了那面如冠玉还温文尔雅的样子。段宜恩不假思索地打开了门,探出半个身子望向来客。

一身大红Thrasher帽衫,兜帽里跑出两撮不听话的头发,筷子腿的少年毫不在意地光脚踩在地上,踩着堆叠的肥大裤脚。五官干净得出奇,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粉嫩的唇间叼个棒棒糖,像小孩子学抽烟一样别着嘴,朴珍荣脱口而出:

 

“你就是林在范藏的小情人?”

 

段宜恩顿了两秒,瞬间高低眉揪成乱麻,小脸皱出一堆褶子,然后他把棒棒糖抽出来舔了几下,转身往房里走,一边走一边用全楼道都听得见的破锣嗓喊道:

 

“在 蹦 米!你 原 配 找 上 门 啦!”

 

朴珍荣以自己过人的反应力一闪身摔上大门,往前一扑勾住段宜恩的脖子,死死捂住他的嘴,段宜恩艰难挣开他的手,把差点堵住喉咙的棒棒糖抽出来拼命咳嗽。他俩纠缠在地板上,段宜恩宽大的卫衣领口掉到一边,头发愈发凌乱,朴珍荣永远穿戴整齐的衣服也被挣得七零八落——

林在范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慢悠悠站起身准备伸个懒腰,听到第六个字的时候猛地推开了门往外冲,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

朴珍荣被推到卫衣领子里的手还没来得及抽出来。

段宜恩倒是先淡定地把领子里的手拎出来,笑嘻嘻地爬起来,带着脖子上的红痕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对林在范说:“好好对人家嘛,都气成这样了。”然后就吊儿郎当地回到主机前面坐下又开一局。

 

朴珍荣和林在范相对无言。

然后朴珍荣说话了:“可以啊林在范。”

林在范的牙有点抖。

“工作我会补的。”

“……”

“我在补!不信你进来看一下?”

朴珍荣看了一眼玩游戏如无人之境的段宜恩,假笑了一下。

“那他呢?”

“嗯?”

“……我认识你十几年了还得叫哥,他上来就在范了啊?”

林在范一时无语,朴珍荣长叹一口气:“唉,女大不中——”

“……他比我大。”

 

“……”

 

耳边响起段宜恩兴奋的叫声,朴珍荣沉吟半晌:

“……所以我要叫他哥?”

“那当然。”

朴珍荣已经无力吐槽林在范不知哪来的自豪感。他整理起自己的仪容仪表,旁边悠悠地飘来一句:

“辛苦了Jinyoungie~”

珍荣的杏仁眼弯了起来,嘴唇抿出微小的弧度,“nei”拖得比平日长三倍,最后落在重重的一声“Hiong”上,像放松筋骨一样耸了耸肩。

林在范觉得他有必要采取隔离措施。

 

于是当他转过身叫人吃饭,却看到珍荣躺在段宜恩的腿上的时候,林在范差点把锅掀了。

怪不得今天做饭的时候好像少了些什么,原来没有人无声无息地在他背后出现抢勺子了。可是他只不过是去了趟超市回来就扎进厨房做饭,请问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为了解惑林在范又看了一眼,只见段宜恩的小臂搭在珍荣的胸口,双手握着手柄身体前倾,简直像把珍荣的头颈抱在怀里。还没来得及思考腿已经哒哒几步迈进了客厅,林在范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冒蒸汽,开口就问:“你们在……”

他说出半句,硬生生地收了回去。朴珍荣准备好的调笑停在嘴边,看着林在范欲言又止,最后扁了扁嘴,说:“什么时候背着我这么亲了。”

林在范一说完就转身走开,朴珍荣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抬了抬,视线移到正上方。段宜恩仍朝着电视机的屏幕,待林在范背对着他们进了厨房,才偏了偏头,很快又收回视线加速了手上的动作。

朴珍荣若有所思地盯着段宜恩的下颌,那个目不斜视的人忽然说:

 

“刚才他是想叫我们吃饭吧?”

 

“……是吧。”

 

“那走吧。”

 

段宜恩拍了拍朴珍荣,看也不看屏幕,另一只手拼命地按着退出键再按关闭,跟等电梯时焦躁得狂按按钮的人一样。朴珍荣后站起来,看着厨房方向的两个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


-tbc-

9+10完结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