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6

期末艰难存活


7

趁着母亲在厨房里忙碌,他们终于有单独聊天的机会,虽然段宜恩总是东一句西一句话不多,也已经够心满意足。

楼上传来一声拖长了的哈欠,楼下沙发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让正从厨房里出来的林母微笑起来。

“爸!”林在范涨红了脸甩甩头,睡眼朦胧的林爸爸揉了眼睛,这才看见自家沙发上一个不熟悉的身影,连忙回房,从房门出来的时候已经戴好眼镜拉平了衣服,头顶一撮呆毛也消失不见。

林妈在楼下笑得很大声。

林爸一脸正直地下楼寒暄完,就从背后抱着林麻麻进了厨房,站到砧板边,很快传来笃笃笃快速整齐的切菜声,时不时被指使递点东西。林妈给他挂上了围裙,身后随便打了个结,就转身去看管汤锅。林爸切好了材料,凑过去倒进锅里,顺便偷香一口,林母用手肘顶开,慌忙扭头望了一眼。认真观察的段宜恩和林在范都立马憋笑着转回来,正好对上彼此的眼睛——

 

周遭的切菜声说笑声和烟火气一瞬间寂静下来,虚化的背景里只剩摇晃的灯光。吐息似在耳边起伏,他们嘴唇张合却无法言语,笑意在对方目光落下时逐渐变质,神经连接噼啪作响。在这无边的静谧中谁都害怕自己的心跳声被听见,拼命呼吸却越跳越快,纠缠着像疯狂的鼓点,涌进靠在一起的膝盖、肩膀和尾指,这其中有谁的指尖不慎弹动了一下,便引来一阵无声的战栗。

 

林在范率先移开眼,段宜恩静静地凝视他低下去闪动的眼睫毛,眼神滑下线条清晰的鼻梁和旁边对比明显的苹果肌,还有孩子一样饱满的唇,被刚伸出来的舌头舔湿。在他再度抬头时段宜恩迅速转去够茶几上的杯子,若无其事地喝下一口,听到林在范口不择言地找起话题:

 

“结婚真好啊……”

 

又开始了。段宜恩盯着林在范的耳朵想。黑色耳钉边缘有些泛红,耳朵的主人却还坚持着扑克脸,滚烫的尾指仍然战战兢兢地贴在一起,继续话题:

 

“我也想像他们那么幸福。”

 

段宜恩点了点头,笑眼弯弯,那底下沉着一颗小小的痣,如同从眼睛里流出来凝结的蜜。林在范觉得这个笑和以前不太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只是忽然很想抱上去,尝一尝那笑里的蜜糖是什么味道。接着,段宜恩说:

“想象过你结婚会是什么样吗?”

“我啊……”林在范的眼睛不自觉地游弋在对面的人身上,

 

“我想每天搂着我的…爱人——”

 

——散发着淡香、天鹅般的脖颈、看起来瘦弱却结实的肩膀、明明很有力却在我怀里软下来的躯体……他闭着眼睛好像睡得很死,蝴蝶骨却轻轻往后靠,坚韧的腰落进我的臂弯,冒着毛茸茸香气的乱发挠着下巴和鼻尖,我忍不住亲上去……

林在范的尾指触电一样收回来,他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

尽管脑子里有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的小恶魔用奶音一直叫着不过分就这样,林在范还是简明扼要地总结了他的幻想:

 

“——醒来。”

“在这样的房子里吗?”

“嗯,想像一下,一个共同布置的家,每天在一起去挑的大床上醒来,那种安稳感不是很幸福吗?”

“也许。”段宜恩的尾音降了下去,若有所思。

 

“那你呢?”

 

段宜恩好像还在思考刚才他的回答,他斜斜地瞥了一眼,不知有没有听见。林在范准备再问一遍,他张嘴——

 

“孩子们,吃饭啦!”

林在范赶紧起身去帮忙收桌子,段宜恩仰头望着他走向厨房,天花板的吊灯在他眼睛里晃悠晃悠。

啊,有一点想念恒河上飘荡的河灯了。


-tbc-

8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