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一


二十二

医院的大门出现在眼前,两个阿姨站在门边闲谈,像是他们父母的年纪。段宜恩把钱塞给司机,“不用找了”还没说完,就兴冲冲跳下了车,冲向医院的大门。眼看自动门就要合上,他迅速的步子就到了自动门跟前,不等门再度打开就能侧侧身进去。飞驰的Levis鞋停了下来,近在咫尺的自动门顿了一下,慢慢朝两边滑开,玻璃上映出的低着头的人影也随之不见。

医院里传来药物的味道和压低的人声,段宜恩缓缓抬起头,看向医院的牌匾,又俯首望向自己展开的手心。一阵风吹过,被揉成一团的车票从手掌里飘下来,很快被吹远。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脚往里迈了半步——

 

“哎哟我说,你家儿子不会是……那…喜欢男的吧。”

 

段宜恩收回脚,手指抵在掌心画圆。

 

“瞧我这嘴……我就是觉得,按你说的有点可疑,你啊,可得看着点。”

社区里大婶的熟悉腔调一字不落地钻进他的耳朵里,段宜恩猛地跌进自家二姐当年对家人出柜时的客厅,肃穆的气氛捂住他的口鼻,他攥紧了拳,莫名紧张地等待着。

 

“真要是那样,也没办法吧……”

 

段宜恩的肩膀一下子松弛下来,他的手指捏了捏软绵绵的袖子,在门前晃了晃,迈进重新打开的门,然后又一句话无心地溜进了他的耳朵:

 

“……只要那个人是健健康康的正常人就好,唉。”

 

医院里传来刺鼻的消毒剂味。

那双Levis一步、一步地往后退,退出门框,退到红外感应之外,退到听不到对话的地方,双手戴上兜帽挡住自己的脸。

果然还是不行。

他曾经发誓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人们要走就走要留就留,最好不要期待,最好不要关心,最好不要给他任何东西,即使是抓不着的感情。

反正都是无用功。

当他们一个个离开的时候,他对自己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心却还是被一块一块地挖空。他说不出挽留的话,“因为世界太糟糕了,所以留下来陪我吧”?开什么玩笑,凭什么因为自己不正常,就让别人也感染这无望的心情?段宜恩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用道义和感情强迫过别人。

但他拉住了林在范,不仅抱了还吻了,不仅缠住了他的舌头,还把他整个人都嵌在了自己的身体里,要他留下,要他陪自己感受这绝望的痛苦,要他把珍贵的爱情投进不知尽头的黑洞。

不仅如此,他还差点要冲进林在范平静无波的生活,在他的父母亲朋面前,在所有人面前把他绑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因为他在想他。

想得快要死了,只是死而已。

段宜恩走出医院门口的顶棚,走到角落一张无人的长椅边,愣了许久,全身僵直地坐上冰凉的石面。他的背影被疏于修剪的花草完全遮蔽,兜帽将精致的脸密不透风地淹没,缩紧的肩膀难以觉察地抖动着。

 

林在范走出医院门口,往车厢里放下最后一箱东西,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父亲扶着母亲走出来,他神采飞扬地拍拍手,说:“我回去检查一下。”

再次下楼的时候,父母还站在门口,林在范挥了挥手——

 

段宜恩用衣袖擦了擦脸,从长椅上站起来转过了身——

 

“OK!”

 

他听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随即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

 

林在范跟在父母后面向车走过去。

 

背后突然撞上一个什么,不能再熟悉的香气钻进鼻腔,微凉的体温也逐渐清晰。

林在范不可置信地呆立在原地,两条修长手臂环上了他的腰,宽大的衣摆被风吹到他的手背上。他的父母已经走到车边回头看他,不约而同地张大了眼睛。他又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抓住腰上的手就转过来,看见段宜恩掩在兜帽下的下巴线条比以前愈发凌厉。他拨开布料和压瘪的头发,那双眼睛湿润得像灌入了一片汪洋,苍白的嘴唇发着抖,让他立刻惊恐地抱住了段宜恩,另一只手捧着那就快瘦到消失的脸,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段宜恩望着他,又穿过他望了望不远处,收回目光时低下了眼睛,松开手后退一步,再抬头时眼底又复清明,淡淡的语气一如既往:

“惊喜吗?”

他又平静地看了看车边:“你可能要跟他们解释一下,我先走了。”

林在范的目光紧紧锁在段宜恩身上,却始终无法看出什么端倪。段宜恩迈步就往别的方向走,他马上拉住段宜恩的手臂带他到父母面前,说道:“爸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

“——朋友。”段宜恩少见地抢过话头。

“伯父伯母好,我叫段宜恩。”

“今天正好在这边有些事,就顺便来找在范。”

“我是美国人比较嗯……奔放,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段宜恩笑了,几年来第一次对着其他人,乖巧地笑出虎牙笑出褶皱,像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少年,像以前在游泳池的跳板上把林在范一脚踢进水里的段宜恩。

林在范的手,暗暗地抓紧了衣角。


-tbc-

二十三

评论(2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