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二十


二十一

潘多拉的魔盒其实是个聚宝盆,段宜恩想。

是个魔鬼的聚宝盆,满足一份欲望就会跳出来千千万万份,看见文字就想听声音,听到声音就想见到脸,见到脸就想让他动起来,动起来还要配上声音,就伸手去碰屏幕,妄图摸到对方温暖光滑的脸颊。

得摸到才行,摸不到算什么现代科技,连个人的温度都传不过来。

段宜恩托着脸的手随着车厢移动,像爱人的手轻抚下颌,他望向窗外变换的街景,另一只手攥紧了车票,目的地被汗水和褶皱糊成一团。

 

他昨天晚上没有睡着。明明昨天是他自认为最近生活最规律的一天,从早上跟林在范打过招呼开始,就被连环唠叨攻克,三餐时视频电话准时响起,不知哪来的执念非要看他吃完。段宜恩想说其实边吃饭边打电话更不利于消化,想想还是没说出口。毕竟把手机放在对面,假装跟对方一起吃饭才吃得香的可是自己。

但是当他在林在范的注视下躺上床,说完晚安之后,他就再也没合过眼。

现代科技太落后了,他手边感觉不到温度,闻不到熟悉的气息,手机不能告诉他如果这一刻他们接吻,医院的消毒水味会不会落在他的舌尖,就像那次在牙医诊所那样。即使因为身高的原因并不太顺手,但他平常还是很喜欢勾住林在范的脖子,因为那样他的手臂会感觉到微妙加快的脉搏,莫名地叫人安心;而现在他握住自己手腕,只感觉到似乎在逐渐减慢的脉搏和降下来的体温,在提醒他秋天快要到了。

美国人怎么回事,做个自己跟自己下棋的机器人,还不如赶紧把五感通信给做出来。他摊在床上开始责怪自己的家乡。手机又被塞到床垫底下,他把电筒竖起来,在手指上戴一个有谦留下的棒球帽指套,在天花板上打出跳着b-boy的剪影——倒立的时候还不能太久,要摇摇晃晃地就滑下来。

实在是没想到,以前和bambam无聊时玩的手指舞,能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月亮从东边划到西边,鱼肚白逐渐晕染半片天空,林在范睁开眼。

不知道今天为什么醒的这么早。

是因为段宜恩也醒了吗?

林在范揣着这种没来由的想法打开手机,犹豫许久,才发过去:

 

-早安

 

几乎是发送成功的同时,那边就回复了:

 

-GM

 

哇,是真的啊。林在范想,又发过去一条:

 

-刚醒吗?

 

-嗯

 

林在范弯起嘴角轻笑,翻下床去洗漱。

 

段宜恩站在车站的站台上,清晨的风已经有寒意,他放下手机跺了跺脚。

 

说谎原来是这种感觉。他生性直率,以前除了恶作剧很少撒谎,这种情景还是头一次。段宜恩指尖搓着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车票,跟林在范扯着Nora今天睡得很晚之类的鬼话,拍下带出来的方包的时候把背景全部截掉,谎称自己强迫症发作受不了多余的边缘。当初说去一个星期左右,林在范却还没告诉他妈妈什么时候出院,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好像还特别忙,并没有注意到他话里话外掩饰不住的漏洞。
既然他不回来,那自己就出去。不然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林在范脚步匆匆地经过医院前台,护士小姐跟他寒暄道:“还没办完手续啊?”他微笑着点点头又加快了脚步。

当初拿过来的东西不少,都要整理好收回家去。林在范被医院繁琐的出院手续弄得有些心烦意乱,坐在塑料长椅上等待的时候,就拿出手机看看。今天的段宜恩有点说不出的奇怪,他心下生疑,但也没有多想。

毕竟明天就可以见到本人了,那时候再解决也不迟。

他这样想着,嘴边哼出欢快的旋律,再度拿起手机——

段宜恩发起了视频通话。

 

段宜恩站在一堵白墙前面,最大限度地用自己的脸挡住屏幕(说实话,这很难),干脆利落地说:

 

“我有点无聊,想看看你这几天都待在哪。”

 

“干嘛???”

 

“学习一点医疗常识。”

 

林在范的两颗痣拱了起来,将信将疑地说:“你等等。”

 

视频里出现快速晃动的画面,白大褂的边角和淡黄色的地面,最后停在米色的门前。林在范举起摄像头对准病房门口,说:

 

“讲真,你是不是在意淫自己也在这里?”

 

病房号、信息表,截图看得清字,加上之前见过医院的名字。

 

“……没有。”

 

“你撒谎再明显不过了!”

 

是吗。段宜恩笑出虎牙,凑上前排座椅,挂断通话:

 

“师傅,木山医院。”


-tbc-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