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4

我来了mmm


5

从山上回来,段宜恩又睡到日上三竿,而林在范习惯性早起,不敢随便进人房间,就去了菜市场。回来的时候段宜恩戴着兜帽打开房门,睡眼朦胧地问:“你怎么不用去上班?”

……都过去四天了你现在才来问我???

“我……呃……休假了。”

段宜恩飘忽地点了点头,幽灵一样晃进了洗手间。

 

对着不按常理出牌的段房客,林在范唯一能预测的就是他每次吃到自己做的菜时立刻亮起来的表情,今天也不例外。段宜恩迷蒙的睡眼在往嘴里放入第一口的时候瞬间清亮,接下来风卷残云一转眼就解决掉大半碗饭,桌上最受欢迎的菜只剩最后一块肉。段宜恩终于抬起脸来,问林在范要不要吃。

“不用了,你吃吧。”

“你今天好像没吃多少东西嘛。”段宜恩说着夹起那块肉,筷子升起来转了个方向,忽然就递到林在范嘴边:“啊——”

林在范自动张嘴一口咬下去,段宜恩的筷子迅速收回,见他咬着那块肉没动静,还拿筷子另一端戳戳他的脸:“嘿,发什么呆?”

林在范这才一激灵,耳尖泛红,囫囵地把那块肉吞下去。

 

那天傍晚两人看了个电影。不是手拖手去电影院的突兀进展,只是段宜恩吃完饭就顺口问了一句:

“你这儿有电影吗?”

段宜恩不说林在范还想不起来,自己以前也曾经是个文青,唱片影碟什么的收过不少。他跑进书房一顿翻,拖出一个大箱子,拍掉上面的灰,里面的碟片竟还状态良好。段宜恩扫了两眼,问他最喜欢哪一部。

林在范想了想,最终挑出一张,封面上的斯嘉丽明艳动人,段宜恩挑起了眉:

“Match Point*?”

林在范有点迟钝地回想起这部电影的剧情,似乎不太适合在爱慕对象面前播放,便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看这个吧。”段宜恩爽快地把碟拿出来放进DVD机,见到电视上出现清晰画面的时候高兴地拍了下手,拉着林在范坐在他身旁。

 

林在范喜欢伍迪艾伦,最喜欢的几部却偏偏都不是影迷们津津乐道的“最伍迪艾伦”的片子,比如这一部和午夜巴黎。比起那些弯弯绕绕的讽喻,他更爱里面机智的伍氏把戏,和汪洋恣肆的欲望和浪漫,每次都让他发出低低的惊叹声。

不过现在明显有比那更好看的东西。

斯嘉丽出场的时候,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黑暗的房间里盈满了莹白色的光,段宜恩吹了声口哨,一扭头,就撞上了林在范锁定的眼神。

林在范眨了两下眼,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望了望屏幕上女子曼妙的S型曲线,心不在焉地扯道:“喜欢这个类型吗?”

话一出口他就想拿起旁边的台灯砸自己的头,段宜恩简直像看穿了他,嗤笑了一声反问道:“你呢?”

屏幕上网球场上的记分牌唰啦啦换下两页,某位选手率先拿下一球。

林在范往后坐了坐,好让他能更轻松地观察段宜恩而不用扭断脖子。他靠在沙发上,脚丫窝在毯子里,肩膀稍稍过了界,盯着笼罩在微光中的段宜恩,手鬼鬼祟祟地爬过去,五毫米,一厘米,像一只谨慎的寄居蟹,悄摸摸停在段宜恩的身后。段宜恩似乎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若有所思的表情被光影刻出摸不透的柔和与凌厉。他的手向后撑在身体两侧,小蟹再爬五厘米就能攀上在黑暗中也发光的葱白指节。

对手又追上一球,与网球划出的风声一并传来的,是解说员按捺不住的声音:“赛末点!赛末点!”

林在范倾斜了身子,偷偷伸展的手指向前一厘米,再一厘米,还差一点——

段宜恩忽然收回了那条手臂,重心放在另一侧甩了甩发麻的手,林在范的心脏随着画面上的网球被揪到顶点,又随着段宜恩甩手的每一下砰砰地撞在胸腔,他另一只手攥紧了地毯,刚想收回手,段宜恩的手就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无声地深吸一口气,咬紧嘴唇,指尖向前跨了一格,终于触上微凉的白皙指尖,犹豫几秒后攀上修剪整齐的指甲,抚上第一个指节,他抬头,段宜恩视线定格在屏幕上,连头顶飞起的一撮头发都几乎静止。林在范的指尖顺着细腻的肌肤滑进指缝,拱起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弯曲的手掌贴上掌心,指腹轻轻地扣在手背关节的凹陷里。

林在范盯着段宜恩唯一有动静的眼睫毛,也没再扣紧手指。

 

婚戒像网球一样重重地砸落地面,主角凭运气胜过了黑白是非。片尾出现的时候段宜恩站起了身,没用过力的手轻而易举地从林在范手里滑出来,他低头理了理袖子转过身,光源不足的房间里只能看见泛着微光的眼睛,耐人寻味地望进林在范的眼里。他开口,声音像把低音大提琴:

 

“你相信运气吗?”

 

林在范仰着头,恍然觉得自己在向那双眼睛的深处坠落,他不假思索地答道:

 

“现在吗?当然。”

 


---tbc---

*遇到你不就是运气吗

*小林说过最喜欢的电影,Match Point赛末点(电影里有些镜头是我瞎编的


6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