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3



4

精明并且熟悉林在范如朴珍荣,自然轻而易举就从早前那行假装干脆的信息里读出了心虚的意味。于是在他终于稍微有空闲的这天上午,对林在范进行了36次夺命连环call,却每一次都是“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朴珍荣咬牙切齿,开始狂拨公司的电话,听到员工“诶?林总不是跟您出差去了吗?”的疑问,气得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

 

与此同时,林在范在婉转的鸟叫和树荫下熹微的晨光中醒来,怀里抱着香但不软的美人儿,睁开眼的那一刻面前是精致无暇的脸,他觉得自己提前进入了无比幸福的养老生活。

然后段宜恩睁开眼,看起来非常清醒地坐起身,任由林在范的手滑到腿上,什么也没问就拨开他的手爬出了帐篷。

啊,我的晚年生活结束了。林在范想。

 

实在是很久没好好休息过,在亲近大自然的度假氛围中,林在范又睡了过去,甚至开始做梦。他梦见自己追到了段宜恩,蜜月的时候正给家里视频,段宜恩把脸贴了上来笑着说伯父伯母好,他忍不住低头笑靥如花。

然后他就醒了,脸上确实贴着个热乎乎的东西,他睁眼一看,段宜恩拿了一个锡纸包着的东西贴在他脸上,见他半张着嘴迷茫的样子实在好笑,就诚实地笑了起来。咧开的嘴弯弯的,虎牙洁白又稚嫩,笑声简直秒变三岁小孩,无法相信他还比自己大一岁。

林在范腾地坐起来,接过段宜恩手里的东西打开,发现是个烤红薯,冒着诱人的热气。他听见自己的肚子立刻发出咕咕的声音,迫不及待地剥开一口咬下去,却被烫到了嘴。他吸着气用手扇着到处找冷水,段宜恩开始狂笑,给他递水的时候笑得手都在抖,林在范绷紧下巴瞪他一眼,头一次觉得自己生气毫无杀伤力。

尤其是当,段宜恩笑得前仰后合,几次差点趴到他身上的时候。

他觉得这哥们真是神经大条。

 

他们收起帐篷下山,林在范自告奋勇背起那个绑着帐篷的包,却在陡峭的山道上歪歪扭扭,脚一软差点摔下去。走在后面的段宜恩眼疾手快地搂住了他的腰,自己还稳稳地站在原地,等林在范站定,修长的手臂又不露痕迹地收了回去。

但是段宜恩还说了句话的:“小心点。”

林在范自作主张地从里面读出一点欲盖弥彰的关心,太平洋宽肩把包一颠,又很愉快地一步一步走下山,再也没觉得腰酸腿软。

走到山脚,段宜恩小心翼翼放开了手上提着的两根绳,林在范突然觉得肩上一沉,一个趔趄,机智地顺势蹲下把包放到地上,回过头笑得灿烂:“成功到山底啦!”

段宜恩脑子快速运转,最终亮出虎牙撒娇道:“在范偶吧好厉害哦~!”

林在范瞬间瞳孔地震,但显然非常受用,忍不住低头耳朵通红,从段宜恩的角度,还能看见他眼皮上逐渐染红的两颗痣。段宜恩不禁伸出手,光滑的指腹轻轻擦过林在范的眉眼,好奇地摩挲着那两颗像画上去一样的痣。摸完痣手又顺势到了鬓角,理起林在范一头柔顺的头发,拍拍头顶吹起来的呆毛……

林在范乖乖地低着头,感觉自己很像段宜恩养的一条……马尔济斯犬。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我愿做一只小羊,陪在他身旁,我愿他拿着细细的皮鞭……”不不不不没有皮鞭,但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今天的林在范也抛弃自尊心了吗?

大概吧。


-tbc-

5

评论(3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