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爱彼迎奇缘

1+目录

深夜料理节目๑´ڡ`๑ 


2

朴珍荣接到林在范发来的信息的时候是崩溃的。

林在范通常是个很负责的好搭档,每次旷工翘班都是事出有因,所以他一般都会直接打电话给朴珍荣,带着三分抱歉但一点都不心虚地解释清楚情况,朴珍荣往往也能迅速理解。

可这他妈是什么???

朴珍荣看着手机里语焉不详的一行字:“文件发过去了,你搞定吧,我去不了了。”

我搞定个鬼啊!!!!!你试试一个人敬完三桌的酒签完五份文件每份还要花七小时开会应酬修改???

还有“去不了了”是有多敷衍!!!

被攥紧的手机几乎要咔咔作响,朴珍荣告诉自己要保持温文尔雅的形象,他在酒桌上收起手机,抬头转换眼神的过程中不小心扫过刚走进门的服务员——

“哐当!”

服务员小妹脊柱发抖赶紧蹲下去收拾,朴珍荣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微笑着转过去对客户说:“哎呀,多好一盘菜,就这么浪费了,您说是吧?”

服务员小妹打碎了手上刚捡起来的大瓷勺。

 

“哐当!”

 

林在范刚刚打碎了手上正拿着的的大瓷勺。

 

这位房客估计也是累得可以,以至于当凌晨才回到家还捣腾了一阵才睡的林在范顶着鸡窝头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竟然还窝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林在范以为自己生物钟催得太早,一抬头看客厅里的钟——下午四点。

好家伙,真他妈能睡。

当然这也要归功于林在范。昨晚(今早)他蹲在沙发前纠结了半天,怕弄醒美人房客而忍住了把他公主抱进客房的冲动,极其格外小心翼翼地摊平了沙发床的靠背,轻手轻脚地盖了条毛毯还谨慎地掖了掖被角,然后把客厅的遮光窗帘拉上。最后他再一次忍住了想爬上去一起睡的念头,昏头昏脑地就进了自己房间。

下午四点,林在范眯着惺忪的睡眼站在房间门口发了会儿呆,就听见自己肚子开始叫了起来。

对啊!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嘛!

他精神一振,使劲揉了揉眼睛,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决定用切东西的嚓嚓声和食物的香味把客人叫醒。他下楼去补食材,回来打开门特地探了探头,没醒;往电饭煲里放完米,拿出条尖椒切开,回头看了看,没醒;他切洋葱切到眼皮上两颗痣拼命颤抖,泪眼朦胧地远望昏暗的客厅,还是没醒。

林在范认定这位仙子般的房客已经梦回九天,干脆放弃了频频回头,开始认真做起饭来。洋葱、尖椒和葱姜蒜的刺激味儿逐渐吊起排骨的肉香,边缘金黄的油脂在锅里滋滋作响,“哗”地倒进去一大碗凉水,不一会儿面上就浮起漂亮的油花。林在范搅了一搅,转头去另一口锅煮起年糕,年糕半熟了就往排骨汤里放些白菜,这边厢加上了泡菜和辣酱,一并炒到汤汁粘稠香味满溢。弄起一块年糕咬一口,表面裹着的甜辣酱汁平衡了软糯黏腻的口感,啧,好吃。

林在范于是得意地笑弯了眼睛,拿起瓷勺舀了一勺排骨汤,正要往嘴里放,忽然感觉左边肩膀微微一沉,搁上了个棱角分明的东西,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陌生而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房东先生——”

 

林在范吓得差点把手上的大瓷勺扔了出去,他手剧烈地一抖,瓷勺清脆地摔在地上,滚烫的汤还溅到脚上,又吓得他一激灵,才发现背后站着的是那个刚才还在酣睡中的房客。

“真对不起,”房客的低音炮在林在范的耳边震动,“你没事吧?”

林在范想象中的这位美人的声音应该是清朗洁净的少年音,现在这把低沉磁性、却薄得有些嘶哑的嗓子意外地入了他的耳,和他的心脏迅速地共振起来。林在范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竟像个第一次跟人搭讪的小男孩一样半低着头,抬眼强装镇定地与房客对视,说:“你好,我叫林在范,94年生的。”

“Mark段宜恩,93。”房客说话依然超级简洁,林在范刚想叫“Mark”突然反应过来:

“你是93年的???”

“嗯…?”段宜恩一脸莫名其妙。

阿西吧,我刚刚没说敬语,幸好是个外国人。

林在范乖乖叫了声“Mark哥”,说:“你可以叫我在范。”

“噢,”段宜恩不知为何狡黠地笑了,林在范正愣怔于他月牙一般温柔的笑眼,段宜恩就突然提了三个调,破锣嗓娇滴滴起来竟瞄准心脏一击即中——

“在蹦米~~~”

林在范瞬间心脏停跳瞳孔放大,过了一秒他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砰砰作响,两颗痣一抽:

韩语说得好的外国人,好奸诈。

 

桌上炒年糕漂亮的光泽,舌头一卷仿佛就能尝到酱汁的辛辣和浓厚;圆圆肥肥的米饭粒粒分明,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排骨汤表面浮着金黄的油花,隐约看见下面大块大块肥瘦相间的肉,缀着刀功了得的一撮葱丝和辣椒圈……

林在范却一反往常看都不看一眼。

他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盯着蹲下来的段宜恩给他涂药。他吸了吸鼻子,沙发上似乎还残留着段宜恩身上的香味,和烫伤药的清苦味道混在一起,那股月光一般淡雅的感觉就愈发明显。段宜恩低垂着眉眼耐心地给他涂着药,表情与刚才判若两人,认真得几近清冷而疏离,但他手上的动作却轻柔至极,林在范盯着他白皙的脸颊和修长的手指就陷了进去,肚子早就忘记叫唤,大脑忘记思考,只有脉搏在段宜恩触碰的脚踝加倍勤奋地跳动。终于涂完,段宜恩拍了拍他的膝盖,他才回过神来说多谢。

 

此前把菜端上桌的时候段宜恩已经对这色香赞不绝口,坐下来迫不及待地夹了块年糕放进嘴里,立马享受得闭上眼睛发出赞叹的鼻音,唇角沾上鲜红的酱汁,看得林在范眼皮上两颗痣暗暗染上一片绯红。他看也没看自己的勺子就把一口巨量饭菜往嘴里送,倒也毫无障碍地吃了进去。段宜恩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他,自己也想试试,舀了一大勺饭,浇上汤汁,往嘴里一塞,就卡在那儿皱起了脸,连忙往碗里吐饭。

林在范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抹掉段宜恩嘴角的饭粒,然后鬼使神差地把手上的饭粒吃了下去。

他吞下去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正好一无所知的段宜恩抬起头,对他说了声谢谢。

林在范的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自己的精神洁癖去哪儿了。


-tbc-

3


【提及其他cpWarning】细节的现实背景:

其实吃饭粒这件事在现实中是珍荣做了...


评论(2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