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十六

充满叠词的一章


----

十七


段宜恩皱了皱鼻子,睁开了眼睛。

Nora爬到了他脸上,短毛挠着他的鼻子,把他痒到清醒。又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工作日,他在沙发边睡着,手机照常不知在哪条缝里,Nora自得其乐地寻找新大陆,醒来抬眼一看,快到下班时间。

段宜恩伸着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把手放下来去看在旁边玩得正开心的Nora——

 

她的爪间露出一柄亮红色,热情似火的,他喜欢的。

 

是那柄瑞士军刀。

段宜恩注视着那把刀在Nora的爪间翻转,猫咪显然没有发现打开它的方法,只把它当磨牙棒,翻来覆去地糟蹋着漂亮的漆皮。忽然抬眼望见了段宜恩,她立刻放下了新玩具,窜过来舔他的手。

那把刀失去了占有者,孤零零地躺在红地毯上,不同的红色生出诡异的层次感。段宜恩望着它,漆皮和银边在灯光里反射出光亮,血液从半愈合的指尖流至小腿皮肤下纵横的血管,寻找着不易被察觉的出口。

 

林在范在哪里?

段宜恩近乎绝望地想着,他从未发现自己竟如此害怕死亡和伤痛,而同时又强烈地渴望着它们。他的手在Nora的舔舐下发抖,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眼睛凝视着刀,脚趾尖死死地抓在地上。他黑亮的瞳孔逐渐扩大,漂亮的指尖抠在地毯上变得苍白,锋利的虎牙几乎要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迹。

门锁转动的声音从玄关传来,段宜恩迅速起身,一把抓过刀塞回隐蔽的缝隙,转过身就往玄关迎去,林在范正好推开了门,段宜恩站在台阶上抱着手臂看他:

 

“说吧。”

 

这大概又是他们之间约定俗成的默契。林在范特别依恋家里有人等的感觉,有钥匙没钥匙都非要按门铃,所以一旦他自己开门,通常就意味着有什么让他不好意思按门铃的事要发生。

 

“我要……回家住几天。”

“家里有事?”

“嗯,我妈住院了,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要回去陪她。”

“大概多久?”

“……一星期吧。”

段宜恩轻飘飘地点了点头,林在范低下头踏上台阶,把下巴窝进段宜恩的肩颈,沉甸甸地靠在他身上,段宜恩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轻飘飘地:

“没事。”

 

林在范有时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生病的人,他想念段宜恩的时候发尖和嘴角一起耷拉下来,看什么都有段宜恩的影子,每天回到家按门铃都像个雀跃的小孩,一见人肌肤渴求症就发作,不抱也要摸手;而段宜恩总是一脸平静,被他逗到的时候轻浅地笑起来,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离开段宜恩七天的念头他一想就要头痛,铁块从心脏沉到脚底,但段宜恩只是搂住坠在身上的他,语气未曾有过什么变化,轻轻松松地说没事。

 

但是那一声轻飘飘的没事进了他的耳朵,就瞬间抚平了他的所有不安。

“嗯。”

林在范闭上眼,嘴角不禁微微扬起,扣上段宜恩垂下的右手一阵乱揉。

“喂!”

 

晚餐的饭桌上是一顿夹杂着diss的相互叮嘱,他俩都难得一见地唠唠叨叨,然后再嘲笑彼此的婆婆妈妈。啰啰嗦嗦着吃饭的速度也变慢了,特意一起做的一桌排骨汤炒五花肉煎牛排,从冒着袅袅热气一点点凉下来,林在范边讲边夹起一块五花肉往段宜恩碗里放:

“明天你就吃不到这么香气四溢的炒五花肉了。”

段宜恩切一块牛排:

“明天你就吃不到这么肉汁丰富的煎牛排了。”

 

他们同时夹起那块肉欣然地往嘴里一放,异口同声地说:

“都凉掉……”

他们同时收口,又不约而同地张口:

“还不是因为你……”

一高一低跟唱和声似的,收尾还是Nora的一声“喵~”。

段宜恩做了个鬼脸,他俩一齐站起了身,老老实实去把饭菜再加热一次。然后站在微波炉前,用侧身幼稚地撞来撞去。最后是段宜恩及时地打开了微波炉,托着最轻的那盆菜一个转身过人,成功地让林在范的屁股撞了个空,差点保持不住平衡。

“宝刀未老啊。”林在范也回到桌边。

“嗯哼。”段宜恩嘴里已经塞下了热腾腾的五花肉。

“我们去打球吧。”

“什么?今晚?”

“明天出发不早,可以的。”

段宜恩微蹙着眉头去看林在范,对方整个人都快趴到桌上,抿着唇勾起嘴角,盯着他的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期待。刚洗完的头发柔软地搭着,鼓起的脸颊红扑扑,犹豫间温暖的体温已经摸到段宜恩指缝,迫切感刹那涌上他的喉咙冲出唇齿:

“好。”


-tbc-

十八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