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十五


七仔生快!

spoiler:新文题目“爱彼迎奇缘”(并不是上次预览那篇)


---

十六

他们掉下了悬崖。

 

段宜恩已经无比熟悉这梦的路子,却还是逃不开地脊背发寒;他每次都告诫自己不要忘形地搂上林在范的脖颈,却每次都无济于事。他无法抵挡这绵长的、重复的亲吻,它始终如同绚烂的烟花爆炸在他的嘴唇和脑海,烧掉一切自制力和理智,让他拖着林在范没入重重迷雾之中。

他很快会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下方也是柔软的云。

段宜恩这么想着,就睁开了眼睛。他知道此时他应该面朝下方,而后在上下左右全都毫无差别的云层中失却方向感,再安然地闭上眼睛。

乳白色的雾涌进他的眼里,他眨了眨眼睛——

视野的中间隐隐约约透出一点别的颜色,像是浅棕,又像是深蓝,又像是墨绿。

风刮过他的脸颊,段宜恩被吹得闭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指尖持续地发痛,段宜恩在微光中把手举到眼前看了看,觉得应该是发炎了。

他动了动,发现自己的腰背被睡得死死的林在范箍住,林在范毛茸茸的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段宜恩把手指含在嘴里,另一只手小心地掰开林在范的手,拿了个抱枕顶住他的额头,才翻下床去找消毒液。他直接把消毒液倒在指腹,轻轻按了按伤口周围,等手指干了,才蹑手蹑脚地走回去。

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差点吓了一跳,林在范顶着个鸡窝头坐在床上,见他来了,迷迷糊糊地问:“去上厕所了吗?”

“嗯。”段宜恩踢掉拖鞋爬上床沿。

林在范忽然像个婴童一样张开手臂,眼睛还眯着嘴角却像猫一样翘起来,梦呓般地说:

“抱我——”

没睡醒的人难得在句尾泄露一点撒娇的音节,段宜恩控制不住地笑开,也伸出手臂,扑进他的怀里。他们摔进被铺像摔进一片云,发出软绵绵的一声“嘭”,林在范空出一只手拉了拉被子,又急忙钻回段宜恩身上,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他们掉下了悬崖。

 

段宜恩在他身后兴奋地大叫,高音调的笑声破了音,一点也不像那个该掌控降落伞的人。暖暖的体温传入林在范的后背,他很想回头去看,却因被牢牢绑在一起的身躯而无法动弹。他闭上眼感受着跌落的快感,想象扑面而来的风是如何吹乱段宜恩的头发,想象透过眼皮的强烈阳光是如何拨开护具的遮挡、找出段宜恩闪闪发光的脸,想象段宜恩此时脸上的笑纹和两排大白牙如何扰乱心跳的节奏。然后他的耳边传来狂风的呼啸,他却只听见段宜恩被吹得七零八落的喊叫,像一串滚滚的春雷:

 

“林—在—范!”

 

“我——爱——你!”

 

他的身体顿时轻盈了,像被突如其来的浮云托住,惊险的坠落变成绵软的漂浮,他一瞬间意识到这是个梦,因为现实中他不会在高空中突然失去重力,他也从来没有跟段宜恩一起跳过伞,现实中,段宜恩也——

 

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

 

但是段宜恩揽住了他的胳膊,万分真实的触感压在他的身侧,低头望去,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腿下是绵延不断的绿色山野,在遥不可及又似乎触手可得的地方与天相接,赏心悦目的蓝与滴翠的绿泾渭模糊。他顺着天地间的云层眯着眼抬头,阳光透过降落伞显得百倍鲜艳,红橙黄的伞里灌满了风,安稳地拉着他们飞行。

原来刚才段宜恩喊的那一刻打开了降落伞,那么,说这是真实也不过分。

 

段宜恩搂着林在范的肩膊,一丝晨光落在林在范上扬的嘴角上,他的唇边有一片金色的绒毛,段宜恩不知不觉缩短了那几厘米的距离,鼻尖抵着鼻尖,蹭了蹭他的唇峰。林在范从睡梦中发出一声咕哝,竟迎上来贴紧了他的唇,段宜恩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伸出舌头撬开了林在范的嘴,如同抚摸一只熟睡的奶猫一样轻柔地吮吸他的唇瓣,一点点品尝。过了几分钟,他才心虚地拉开距离,眨着眼注视林在范安然的睡颜,在再次凑过去之前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只是,他必定是不可能再睡着了。


-tbc-

十七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