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猫的报恩

微博上看到的一个小段子稍微扩写了,原段子在文末~


----------------

林在范超喜欢猫。

 

明明几年前还说着喜欢狗,从朋友假期把一只暹罗猫寄放在他家两周之后,他就迅速变心深深爱上了猫。但是碍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法好好养一只,只好天天去喂流浪猫。奈何猫们天性傲气,手背上还有几道被爪子抓伤的痕迹,喂了好一段时间,也还是对他爱答不理。

 

大冬天的,冷啊。

林在范毫不在意形象地裹着件臃肿的羽绒,细软的刘海被兜帽压下来挡着脸,呼呼的风吹得头发刺啦啦地在脸上挠,他眯着眼又把围巾往上拉了拉。

走过一条街,他的脚出现在锈掉的广告牌下面,哗哗几步,头又出现在一垛矮墙上面,过了几帧再拐个弯,面前就是一片荒废的空地。见到他或者闻到他,猫从铁桶木箱墙缝里钻出来,缩着身子聚拢过来。林在范哆嗦着掏出猫粮,不想摘手套,直接就往地上倒。猫慢腾腾地凑上来吃,大概是他身上暖,伸手去摸时竟有几只破天荒地往林在范手里蹭。

哇,终于养乖了几只白眼狼。林在范感叹。

因气候变化而更寒冷的冬天,即使他每天去喂那些猫还是一天天地掉膘。林在范生怕哪只给饿死,每天风雪无阻地走几百米去喂。甚至有次天气预警都出来了,公司都放假,他还牙齿打颤地往空地跑,猫不出来就一个个地方找,把猫粮倒在最近的地方,新买的一大包全给倒完了。

 

好心是有好报的。

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春天到了。林在范在某天早晨拉开窗帘,路边的砖缝里钻出了翠绿的芽,他面目狰狞地打着哈欠,拧开自家的门——

猫被他吓到了,他也被猫吓到了。

 

这个好报嘛,还得因物种而异。

猫尖叫一声嘴里的东西掉到地上,林在范吓得往后跳了一步,看着血淋淋的死老鼠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叫。猫朝他喵喵两声就走了。

从此以后,林在范的家门口每天都会出现死老鼠。每天林在范打开门,就只能懊恼地叫一声把它们踢到一边去,但是现在天气暖了,他即使去喂食也常常碰不到那群神出鬼没的小家伙,更不知道要怎么制止它们这种行为,他只好去上班。上班回来要是死老鼠还在,就只能自己动手清理。

 

终于有一天,林在范有事提早出门,正好撞见了其中一只溜过来,见他坐在门口台阶上穿鞋,差点就要把老鼠往他手上放。

“喂喂喂——”林在范连忙摆手推推猫的身子,“我不缺吃的——

“我只缺男朋友!”

四下里一片静默,猫歪了头疑惑地看着他,嘴里还叼着老鼠,林在范连忙扭头看了看,还好周围没有人。

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对着一只猫(和一只死老鼠)出柜了。

林在范有点泄气地拍了拍膝盖,摸了摸猫柔顺的毛发,无奈地说:“你听见了?我要去上班了。”

他站起身,在房外的水龙头洗了洗手,拎起包锁门走远了。

猫咪目送着他走远,转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段宜恩不喜欢猫。

不,也不能说不喜欢,只是相比起来他更喜欢狗而已。

可是他绝对不会喜欢每天在自己家门口堆死老鼠的猫。

这些猫已经坚持这一举动一星期了,前三天持续发现门口的死老鼠,第四天远远地望见一条尾巴,后三天在门口放置猫粮毛球猫薄荷作战失败,段宜恩思前想后也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哪儿得罪了它们。周末有空,他打算找这些小鬼当面对质一下。

他早早地起了床,把门打开一条缝观察着外面,手里拿个长柄的网,也不知哪里弄来的。猫一出现,他就猛地拉开了门一甩网——毫无意外地扑了个空。段宜恩扔下杆子一伸手,猫轻而易举地溜上栏杆,坐在上面抬着脸望他。

唉算了算了。段宜恩心知自己抓不到,抓到了也不能怎么样,就往回走。

猫突然喵喵地叫了起来,段宜恩每往里跨一步就叫得更凶,大有就地发情的架势。段宜恩只好又转回来,甩着拖鞋哒哒几步走到猫面前,看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又心软,叹了口气说道:“干嘛?”

猫又冲他叫了几声,跳下栏杆回头看,好像是叫他跟上去。

段宜恩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背心大裤衩和家居拖鞋,拿了件外套换了双出门的拖鞋跟上去。今天实在是起得太早,他走着走着就开始大打哈欠,打完哈欠就开始理头发,拖鞋踢着的沙子进了脚底,他伸手脱鞋抖了抖,就听见猫又叫了。

他把鞋放下,一边把脚套进去一边抬头看,猫坐在一户人家的门前,挠着门板喵喵地叫。


大周末一早,林在范就被咚咚咚呲啦啦喵喵喵的声音吵醒,在床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好不容易一星期没来送死老鼠了,这他妈又是怎么了?

他一边叹气一边从床上艰难地爬起来,闭着眼扯了扯自己的T恤短裤就往外走,揉着眼睛一把拉开门。

门口站着的人顺着拉开的门抬头,坦然地对上他的眼睛。头发被草草地往后拨,露出莹白的额头,澄澈的眼睛、干净利落的面部线条、水润的嘴唇,和——

大背心大裤衩子人字拖。

 

和猫。

 

林在范恍然大悟地抬头,门口的人说话了:“打扰了,我想知道,您的猫为什么要往我家门口堆死老鼠?”

那把声音低沉却没有任何杂音,林在范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微张着嘴站在那儿望着他。段宜恩看了看他鸡窝一样的头发,手在林在范眼前晃了晃,见他没什么反应,自言自语道:“算了。”

说完他转身要走,却被猫咬住了拖鞋带子,紧接着被林在范抓住了手腕。段宜恩回头奇怪地看着他,林在范深吸一口气,说:

 

“可能是因为……”

 

林在范眼边的两颗痣变得有些红,看见段宜恩挑起了眉,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你是我男朋友吧。”

 

-END-


原段子:


评论(1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