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好朋友能不能约P

第一篇及总目录

6


开学了TTTTT

虽然其实可以分成七八两章,不过我想在Lucky7完结嘿嘿嘿

也算生贺了呀!


7

段宜恩坐在去往木浦的大巴上,车晃荡的频率堪比世界上最好的摇篮,要是以往,他肯定早就香甜地睡着了,可现在他满脑子的林在范在蹦跶。本性所致,他总想靠抽丝剥茧的理性思考弄清楚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他从林在范那天端坐着提出请求开始往前逆推,推到某次上舞台时林在范在他屁股上一摸,推到某次自己站起身裤子往下掉林在范伸手就提,再往前推......段宜恩越推越冷汗涔涔,想起这些时候自己的反应竟是理所当然毫不在意,便隐隐觉得罪恶。

然后他又想起一些更不得了的事。

比如party上林在范拍他拍了很久,终于走回朴珍荣身边之后,他在林在范又经过时猛然拉住了他,手指放在嘴上撒了个娇又瞬间变脸。看着林在范一如既往新奇又承受不住的表情,就拽着他的袖子笑得前仰后合。

林在范那时手里还拿着朴珍荣的水杯呢。

这么说来,自己其实注意到了那个水杯?

段宜恩打了个冷战,思维转了个圈又回到林在范那天发丝软趴趴地搭在额头,脸蛋红彤彤地坐在沙发上,盯着他一个个字蹦出来的样子——妈呀真可爱,想咬一口。

段宜恩为这纯洁的想法吓了一跳,眯眼不住地摇头。

太复杂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还是……见到狗再说吧。

 

段宜恩晃晃悠悠醒过来的时候车正好到站,他不紧不慢地下了车,在新鲜的空气里伸了个懒腰,给崔荣宰打电话。

绚烂的晚霞下漂亮的小城花了段宜恩的眼,他这里望望那里看看,一不小心就迷了路,怎么也找不着崔荣宰说的路标了。他于是又拿起手机打电话:“荣宰,我迷路了。”

“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嗯…这里没什么人。”

段宜恩寥寥几语描述了一下附近,崔荣宰还是一头雾水。说了好一会儿,段宜恩突然看见路边停下一辆巡逻车,二话不说就跑过去,剩下崔荣宰在电话里“喂?喂哥?”

等段宜恩再次拿起手机想叫崔荣宰别担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出行前拿的充电宝不知怎的根本没电,巡逻警也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算了算了,到他家附近再看吧。段宜恩庆幸自己记下了崔荣宰家的地址,希望崔荣宰千万别跑出来找他。

不过他好像说过家里有客人,那应该不至于被拒之门外。段宜恩心很大地想。

 

而此时此刻,崔荣宰在家里急得团团转。

电话挂断前的无应答和隐约传来的交谈声让他胡思乱想,段宜恩的手机就这么关了,也不知是正好没电又傻到没带充电宝,还是真出了什么事。按照段宜恩描述的,他倒是最终想出了那么几个地点,可是出去找吧……

对,该死的在范哥跑哪去了?

崔荣宰很想破口大骂这俩一个关机一个不接电话的人,又怕楼上的大婶扔东西下来。

他一只脚踩在鞋里一只脚踩在客厅的木地板上,思忖再三,还是穿上鞋出了门。临行前还在玄关留了个纸条,既是给林在范的,也是给段宜恩的:

“哥看见这个拜托给我打电话!!!”

 

林在范从酒吧里走出来,戴上黑乎乎的兜帽,努力控制住虚浮的脚步,往崔荣宰家里走去。

他盯着脚下的地砖维持住直线,地上的颜色随着路灯和店铺的招牌变换着,黄色、绿色、蓝色、橙色……红色。

等等……红色,红色……

是红色啊。

林在范悬崖勒马地停在红方块边缘抬起头,一个亮红色的便利店招牌横亘在他头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他和段宜恩就是在这个牌子的便利店里认识的。

你瞧,那个便利店也有一排面朝外的座位,他俩就是黄昏的时候坐在那儿,望着店外红色的光聊到一起去的。

 

“这是我最喜欢的便利店了。”

 

“为什么?”

 

林在范隔着帽子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仿佛看见染了酒红色头发的段宜恩坐在右边的那个位置上,见他望着这边,就朝他笑出了月牙眼。

不行,不能再想。

林在范这么想着,却走进了便利店,打开冰柜轻车熟路地拿出他们常喝的那罐黑啤。

他站在路边打开啤酒罐,在无人的街道上发出“啪”的一声。那一声被路边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盖过,崔荣宰坐在后座,手扒在前面两个座位上,催促司机开快一些。车飞过的风吹得林在范闭起了眼睛,弄了一手的啤酒沫,他甩甩手骂了一句,举起罐子就咕嘟咕嘟地喝起来。

 

段宜恩慢慢认出了崔荣宰住的地方,虽然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但这里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他记得再往前两个街区就该到了。

这时候他觉得有点口渴。

充电宝没电,水也没带够,自己说走就走的时候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啊。段宜恩腹诽着,忽然瞥见窗外一闪而过的亮红色,立马拍了拍警察同志的肩膀让他停下:“我就在这下吧,认得路了,想去买点东西。”

 

段宜恩对着前座微微鞠了个躬,望着警车开远,才转过身抬头看便利店的招牌。

真是熟悉啊,这是他最喜欢的便利店了。

他把自己的钱包举到眼前扒拉了一会儿,指尖果不其然从格子里勾出一个小小的挂饰——是一张红色的会员卡,当初办的时候有好几种颜色,而他选了红色。

林在范也是。

那时他们并排坐在朝外的座位上,不知怎的就聊了起来。而谈到为什么喜欢这家店的时候,他们同时看了一眼对方顺手放在桌上的挂饰,然后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红色啊。”


--

 

崔荣宰坐车扫荡过几个地方,都没有见到段宜恩的身影。他灰心丧气地坐在座位上,绞尽脑汁地想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再找找。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他赶紧掏出手机,发现是林在范,接起来就问:“哥?你去哪儿了?”

“嗯……嗯?附近……”酒吧前前后后的几杯,加上那罐黑啤,林在范已经有点混乱。

“哥,有人来我家吗?”

“好像没有…不知道……”

“冰箱里有醒酒的饮料,哥你赶紧喝点,我很快就回去。”崔荣宰操碎了老妈子的心,想再找过一个地方就立刻回去。

 

段宜恩在楼下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应,只好靠在门边继续等。

 

林在范喝了醒酒的东西,站到外面的阳台上吹风,稍稍清醒了一点,却还是有些头疼。他想到崔荣宰问自己有没有人来,又想起之前崔荣宰说有朋友也要来住,就走回客厅窝进沙发,没一会儿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段宜恩跟着开门的住户慢吞吞地上了楼,终于走到崔荣宰家门口,手里的黑啤竟还没喝完。他叹了一口气,把罐子扔到楼道的垃圾桶里,伸手敲了敲门。

 

林在范迷迷瞪瞪地支起耳朵,似乎听到有人在敲门,他搓了搓脸站起来,揉着眼睛走过玄关,看也没看猫眼里是谁,就抓住了门把手。

 

段宜恩放下了手想着大概真的没人在家,刚把手塞进口袋,门忽然就“哗”地打开了。

 

他们同时抬起头对上了眼,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他妈不是段宜恩么?

 

-这他妈不是林在范么?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杵在门口,内心翻江倒海,林在范从头到尾打量着段宜恩,怀疑自己还处于酒精的幻觉中,而段宜恩怀疑自己酒量又变差了,那大半罐黑啤就能制造出嗑药一般的错觉。

然后,

 

然后林在范就打了个嗝。

段宜恩闻见酒味立马皱起眉头,想到林在范一醉酒说不准又要做出一些自己没考虑清楚的事,还要连累他夜不能寐,转身就要走。林在范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手臂,却被门槛绊到,整个人扑进段宜恩怀里,把他扑得连连后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

段宜恩无奈地悬着双臂,林在范的手紧紧抱着他,在他耳边口齿不清地说:

 

“我好想你啊…”

 

段宜恩刚想说“你喝醉了”,林在范就又往下蹭了蹭,头埋在段宜恩的胸口,嘟嚷道:

 

“Mark…段宜恩……”

 

“我爱你。”

 

他张合的嘴唇堪堪对着段宜恩的心脏,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肉,声波的振动无损地贴合过来,段宜恩逐渐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声如擂鼓,震得他脸颊发烫额头发烧。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臂了,它们缓缓地抱住了林在范的腰背,指尖、手掌乃至手臂内侧传来的温暖触感催着他投降。林在范乖顺的发顶摩挲他的下颌,额头擦过鼻尖,向上一口叼住了他的唇瓣,他们伸出舌尖,彼此一触便了然那熟悉一致的味道,黑啤爽利的清香在交缠摩擦之中氤氲开来,从舌根一路燃烧,至滚烫的耳廓和指尖,至放大的瞳孔和搏动的颈侧,至沸腾的血液,至战栗的神经,至密不可分的躯体最深处。如同暴徒在对方的嘴里肆虐,段宜恩眯起眼睛,把林在范轻微颤抖的两颗痣,泛红的脸颊和同样眯着的细长眸尽收眼底,林在范摸上他的颊侧,心无旁骛地吮咬着他柔软的唇,另一只手越箍越紧,似乎要把体格更小的段宜恩嵌进他的怀抱里。

 

当他们终于放开彼此的时候,林在范还有些恍惚,他手虚抓着段宜恩腰侧的布料,眼神迷离地望着段宜恩大口呼吸的湿润的唇,刚想凑近的时候,段宜恩捂住了他的嘴——

 

“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段宜恩嫌弃他的表情怎么跟以前毫无二致?林在范嘴角往下弯,正准备说些什么,段宜恩就把他往旁边一掰,指了指自己身后。

崔荣宰一脸怨念地坐在背后的楼梯上,整个人周围的空气都写满着“我为什么要回来???”

 

Oops,看来今晚这里是住不了了。他俩不约而同地咬了咬嘴唇。

 

-End-

番外





评论(2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