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老

GRi 德哈 got7 温拿 大棒 到处爬墙 个人

【范宜范】我做梦呀

第一篇及总目录

十三


十四

段宜恩在Nora孜孜不倦的舔脸之中醒来,猫咪带刺的舌头差点舔进他刚睁开的眼睛,最后顺着睫毛一卷,像个纯天然的睫毛夹。段宜恩毫不爱惜地把弯起来的睫毛捻平,抓住小猫放到床下,去洗漱。

“Stop,不许跟过来。”

猫咪坐在浴室门口,耷了耷嘴角,开始舔爪子。

 

Nora就是那只被林在范强行画了痣的小公主,他们说好了抱她回来养,段宜恩就不用每天去等林在范了。

年纪不大的Nora很快就黏上了段宜恩,尽管痣已经褪色大半,仍然对林在范爱答不理,在孩童般直接地表达爱憎这方面,倒是和林在范一脉相承。两人都在的时候,Nora总是趴在段宜恩的肩上或者腿上,林在范的手一伸过来,看也不看一眼就开始抓。

即使林在范想摸的并不是她。

段宜恩逗林在范多了一个得力助手,恶作剧个性变本加厉。最常玩的手段是在林在范做饭做到最手忙脚乱的时刻,从背后抱住,手伸进柔顺的头发抚摸后脑,咬耳垂,柔软的指尖理着后颈细小的碎发,吮嘴角,手掌贴着肩胛滑下腰间,舔脖子,暧昧地在肚脐以下两寸画圈……

此时林在范多半刚空出一只手,喘着气去抓段宜恩的时候,段宜恩就迅速收回手臂(甚至是腿),几步就跳进沙发,Nora轻车熟路地往他怀里一扑,对着追上来的林在范打个大哈欠,露出从来没磨过的成长中的尖牙。

哎呀呀,凶得很。

打了疫苗,段宜恩就从来没给它修过牙齿和指甲,真是的。

林在范在昏昏欲睡的午后想着,伸出手给自己扇了扇风,燥热。

 

段宜恩也在想林在范,发了疯一般地想。

废话,不想他以前干嘛出门,门外是个那么无聊的世界,即使是和林在范性格有些相像的猫,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直接把手机关机扔进角落的书堆里,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发呆。Nora在客厅里好奇地跑来跑去,时不时试图撕咬某些东西,但她还算听话,段宜恩一叫就会立刻停下来。她从窗帘上跳下来,叼起了地毯的一角,斜眼看了看段宜恩的脸色,又放下来跑到段宜恩身边。

段宜恩放在地上的左手白得通透,青色的血管和暗红色的地毯相互映衬,Nora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小心翼翼地舔了舔段宜恩的手指,见他没有动静,又试探性地轻轻咬了咬他的指尖。

段宜恩垂眼静静地望着她。稚嫩的小猫弄不清楚自己的力量,牙尖的劲越使越大,已经有些痛。她用一只爪子抱住了段宜恩的手,刮出几条细细的纹路,让段宜恩想起林在范手上发烫的疤痕。

 

他一点都不想把手指抽出来,一点都不想。

 

猫咪的牙齿刺破了皮,锋利的尖一下子穿过柔嫩的肉抵达血管,指尖开始渗出鲜红的液体。段宜恩看着细小的血流消失在地毯里,手指的刺痛逐渐传达到脑部的神经,他无意识地咬着嘴唇皱起眉头。Nora因嘴里陌生的血腥味疑惑地停下来,抬起头寻求段宜恩的准许。

她还咬着段宜恩的无名指指尖,小股汩汩不停的血染红了她的牙齿,猩红的颜色刺进段宜恩的眼睛。他这才如梦初醒,小心地张开她的嘴抽出手指,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林在范一打开门听见的就是自家小公主的惨叫,赶紧甩了鞋跑进去,发现是段宜恩在浴室里给Nora洗澡。他拧了拧门把手发现锁上了,就敲了敲门,听见段宜恩关了水跟Nora说别吵,就给他开了门。

“怎么锁了门?”林在范迅速打量了段宜恩全身,他穿着短袖短裤,小腿上的伤已经全部愈合,几天不出门又白得发光,身上被溅了不少水。

“你不在,怕我一个人按不住她。”段宜恩说着用左手拨了拨头发,林在范立刻注意到手背上的疤痕,问道:“她今天抓你了?”

“是啊,”段宜恩把手背在林在范眼前晃了晃,“情侣款抓伤,你值得拥有。”

他们的眼睛弯出相似的弧度,段宜恩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想做大餐。”林在范再看看段宜恩的手背,“你这里需要我帮忙吗?”

“吃比较重要。”段宜恩说着,Nora蔫在浴缸里发出一声赞同,他嗤地笑了,把林在范推出门去,又把门锁上了。

 

听到林在范的脚步声远去,段宜恩才伸直方才一直藏起来的左手无名指上端,重新贴上了防水创可贴,又细细地检查了一遍Nora的口腔。

 

Nora对着林在范再次张开嘴的时候,林在范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鲜红的草莓味儿。

 

-tbc-

十五

评论(8)

热度(51)